护国伽蓝阁
布施网在线供佛布施网慈善点击“护国·报恩”甚深般若奥运报数系统布施网简体大藏经阅读
仁王护国网上坛城护国伽蓝阁在线祭祀僧伽图文网站全新推出!如何使用般若奥运报数系统?
楼主: 愚迷然可化

大佛顶首楞严经妙心疏 [复制链接]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7-2-9 07:01:10 |显示全部楼层

阿难。又汝所明。耳声为缘。生于耳识。此识为复因耳所生。以耳为界。因声所生。以声为界。

 

耳闻托于声尘。而生耳识。识为所生。耳声为能生。此识与余五识隔断。不通消息。外以声为限止。内以耳为限止。而成中间之识界。此一往而言。若进步研究。则三界皆不可得。故此征问阿难曰。此识为复因耳所生。以耳为界耶。因声所生。以声为界耶。世间诸法。凡从彼生者。性必同彼。因耳所生之识。只应识耳。耳外无识故。以耳为界也。因声所生。只应识声。声外无识故。以声为界也。

 

二别辨。三。初辨从耳生。二辨从声生。三辨耳声合生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因耳生。动静二相。既不现前。根不成知。必无所知。知尚无成。识何形貌。若取耳闻。无动静故。闻无所成。云何耳形杂色触尘。名为识界。则耳识界。复从谁立。

 

耳根若能生识。则无须动静二种声尘矣。动静二相既不现前。耳根不能成知。知即闻性。耳离声别无能知故。必无所知。亦无能知。能所对待故。知尚无成。识何形貌乎。如稻麦之种能生芽。则无须水土之缘。水土二缘不现前。稻麦种不能生。种离水土。别无能生故。既无能生必无所生。生尚不成。芽何形貌耶。若取耳中闻性而为识界者。若无动静之声。闻无所成。云何而取耳之形状。而生识界也。形状是身根。故遇杂色。则为触尘。所生名为身识界。然则。耳识界。复从何立耶。如是辨明耳生识界。无有是处。

 

二辨从声生。

 

若生于声。识因声有。则不关闻。无闻则亡声相所在。识从声生。许声因闻而有声相。闻应闻识。不闻非界。闻则同声。识已被闻。谁知闻识。若无知者。终如草木。

 

若识生于所闻之声。识因声有故。则无关于能闻之闻。若无能闻之闻。则失声相所在。声相且无。云何生识耶。纵许声因闻而有声相。而云识从闻生者。然则。声在闻中。声若生识。闻必得知。故曰。闻应闻识。若闻声而不闻识。则识非声之种类。即非声界矣。若闻识者。则识同为所闻之声。既已被闻所闻。谁知他是能闻之识耶。若识同声。而无知者。终如草木。识非草木故。声生识义。无有是处。

 

三辨耳声合生。

 

不应声闻杂成中界。界无中位。则内外相。复从何成。

 

以上内根外尘。皆无生识之理。分虽不生。合恐能生。故试问而辨之云。不应声尘与耳闻和杂而成中间之识界耶。杂成之中。中即无中。如两物离间。方成中相故。今根尘杂和。内不内。外不外。故无识界之中位。若无识界之中位。内根外尘之相。从何而成乎。以有中。故有内外。无中故。内外不成。

 

三结成。

 

是故当知。耳声为缘。生耳识界。三处都无。则耳与声。及声界三。本非因缘。非自然性。

 

以上辨明。非耳生。非声生。非耳声合生。故曰。当知耳声为缘。生耳识界。三处都无。不从耳生。即不自生也。不从声生。即不他生也。不从耳声合生。即不共生也。离此三处。毕竟无识。即不无因生也。非自生。非共生。故非因缘性也。非无因生。故非自然性也。三处都无。识心虚妄明矣。根尘识三。非因缘自然性。即如来藏妙真如性。明矣。

 

三示鼻识界。三。初总征。二别辨。三结成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又汝所明。鼻香为缘。生于鼻识。此识为复因鼻所生。以鼻为界。因香所生。以香为界。

 

鼻根托于香尘而生识。识为所生。鼻香为能生。此识为鼻香隔断。不与余五识通消息。外以香为界止。内以鼻为界止。而成中间之香识界也。此随世情而言。若究竟考实。则三界皆不可得。故复征问阿难曰。此识为复因鼻所生。以鼻为界止耶。因香所生。以香为界止耶。因鼻所生之识。只应识鼻。鼻外无识故。以鼻为界止也。因香所生之识。只应识香。香外无识故。以香为界止也。

 

二别辨。三。初辨从鼻生。二辨从香生。三辨根尘合生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因鼻生。则汝心中以何为鼻。为取肉形双爪之相。为取嗅知动摇之性。若取肉形。肉质乃身。身知即触。名身非鼻。名触即尘。鼻尚无名。云何立界。若取嗅知。又汝心中以何为知。以肉为知。则肉之知。元触非鼻。以空为知。空则自知。肉应非觉。如是则应虚空是汝。汝身非知。今日阿难。应无所在。以香为知。知自属香。何预于汝。若香臭气。必生汝鼻。则彼香臭二种流气。不生伊兰。及栴檀木。二物不来。汝身嗅鼻。为香为臭。臭则非香。香应非臭。若香臭二俱能闻者。则汝一人。应有两鼻。对我问道。有二阿难。谁为汝体。若鼻是一。香臭无二。臭既为香。香复成臭。二性不有。界从谁立。

 

若香识界。因鼻而生者。鼻当自有实体。若鼻无自体。则生识之说。可不攻而自破矣。是故问汝。以何为鼻。为取肉形双垂爪之浮根尘为鼻耶。为取嗅知闻性为鼻耶。若取肉形。肉质是身根。非鼻根也。身根之知。是为触尘。非香尘也。若取嗅知。且复问汝。以何为知。若以浮尘之肉形为知。则肉之知。元是触尘。非鼻根也。鼻体且不可得。言谁生识耶。垂爪之中有二空。若以空为知者。空在身外。空则自知。肉应非觉。空若有知。空即是汝。汝身非知。身即非汝。空无在处。今日阿难应无所在。汝今有在。虚空非汝也。鼻空以外。更有香尘。若以香为知。香尘亦在汝外。知自属香。何干预于汝耶。若香臭二气。不外于汝。而从汝鼻生者。则彼流行之臭气。不生伊兰。流行之香气。不生栴檀木。设若伊兰及栴檀木。二物不来。汝自嗅其鼻。为香耶。为臭耶。设若汝鼻是香则不能闻臭。是臭。则不能闻香。无二鼻故。若香臭二气俱能闻者。则汝一人应有二鼻。一鼻闻香。一鼻闻臭故。如此对我问道有二阿难。既有二鼻。即有二身故。身若有二。则不知谁为汝之真体耶。是二不成。若鼻是一者。则香臭杂入一鼻。应无二体。臭既可以为香。而香亦可以成臭。即香不香。臭不臭。二性不有。则香识之界。从谁而立耶。以上之香。即香为识。以下之香。从香生识。香虽重出。而义不同也。

 

二辨从香生。

 

若因香生。识因香有。如眼有见。不能观眼。因香有故。应不知香。知即非生。不知非识。香非知有。香界不成。识不知香。因界则非从香建立。

 

若香生识。识不知香。何以故。如眼生见。见不见眼故。是故因香有识。应不知香。若知香者。识即非香所生。不知香者。即不名为识。结果则只能知香。不从香生。决不能不知香。而从香生也。若香非鼻识所知。而识外有香者。则香界不成矣。若识不能知香。而香外有识者。则汝云。因香所生之识界。非从香建立可知矣。

 

三辨鼻香合生。

 

既无中间。不成内外。彼诸闻性。毕竟虚妄。

 

两边皆无生识之理。则中间之识界不成。无中故。则内根外尘亦无从成立。则汝所明鼻香为缘。生鼻识界。义不能成。而彼诸闻香之性。毕竟成虚妄矣。

 

三结成。

 

是故当知。鼻香为缘。生鼻识界。三处都无。则鼻与香。及香界三。本非因缘。非自然性。

 

结成之文。与前眼色耳声。祇换鼻香二字。余义皆同。故不复述。

 

四示舌识界。三。初总征。二别辨。三结成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又汝所明。舌味为缘。生于舌识。此识为复因舌所生。以舌为界。因味所生。以味为界。

 

舌味为舌识之生缘。识生于味故。识不出味。故以味为界。余如前说。

 

二别辨。三。初辨从舌生。二辨从味生。三辨舌味合生。今初。

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7-2-9 07:01:40 |显示全部楼层

阿难。若因舌生。则诸世间。甘蔗。乌梅。黄连。石盐。细辛。姜桂。都无有味。汝自尝舌。为甜为苦。若舌性苦。谁来尝舌。舌不自尝。孰为知觉。舌性非苦。味自不生。云何立界。

 

甘蔗味甜。中央之味也。乌梅性酸。东方之味也。黄连性苦。南方之味也。石盐性咸。北方之味也。细辛姜桂性辛。西方之味也。此五为正味。若五味参杂。则有无量味。总名为之味尘也。若舌根能生识界者。则无须味尘。若此五味都不现前时。汝自尝舌根。为甜耶。为苦耶。若不知甜苦。焉名生识哉。设若舌根是苦。舌已成尘。谁来尝舌之苦味耶。舌不自尝。如味不自味。眼不见眼。不知舌外孰为尝舌之知觉也。设若舌性非苦。而又无姜桂等。则味等不应自己而生耶。味不自生。则识界从何建立耶。是故舌生识界。无有是处。

 

二辨从味生。

 

若因味生。识自为味。同于舌根。应不自尝。云何识知是味非味。又一切味。非一物生。味既多生。识应多体。识体若一。体必味生。咸淡甘辛。和合俱生。诸变异相。同为一味。应无分别。分别既无。则不名识。云何复名舌味识界。不应虚空生汝心识。

 

若识界因味尘而生者。则无须舌根为缘。识从味生。识即是味。故曰。识自为味。味无舌根。同于舌根无味。舌不自尝。味亦不自尝。味因尝而后有。若无尝。云何而知是味非味耶。又一切味非一物所生。味既多。生识亦多。故曰。识应多体。识无多体故。生义不成。识若一体。而体必从一味生者。不应知多味。如咸淡甘辛。及众和合之味。或一物俱生多味之味。和合即造成之味。俱生乃生成之味。如此诸变异之味。相同为一味。应无分别。以识体是一。无多知之能力故。分别既无。则同无情。又不应名为识矣。识名且不可得。云何复名舌根味尘之识界耶。有法皆不能生识。虚空又非能生之处。故曰。不应虚空生汝识心耶。如此从味生识。无有是处。

 

三舌味合生。

 

舌味和合。即于是中元无自性。云何界生。

 

舌味和合所生之识。生即无生。无自性故。离舌味毕竟无识故。识体且无。两边之界。从何而生乎。

 

三结成。

 

是故当知。舌味为缘。生舌识界。三处都无。则舌与味。及舌界三。本非因缘。非自然性。

 

舌味为缘。生舌识界。是为世间之见解。今依佛法究竟。则了然无生。

 

五示身识界。三。初总征。二别辨。三结成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又汝所明。身触为缘。生于身识。此识为复因身所生。以身为界。因触所生。以触为界。

 

身根与触尘。为身识之生缘。识生于触故。识不出触。故以触为界。余如前。

 

二别辨。三。初辨从身生。二辨从触生。三辨身触合生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因身生。必无合离二觉观缘。身何所识。

 

若身根能生识界者。则无须离合二种触尘矣。触尘是发觉观之缘。若离触尘。身虽有觉。发起无由。设许身能发觉。将何为所识乎。若无所识。但有能识。未之有也。

 

二辨从触生。

 

若因触生。必无汝身。谁有非身。知合离者。

 

若触尘能生识界者。则无须汝身。识在触尘。汝身无知。不知谁有身而不知离合耶。又不知谁有非身而能知离合耶。

 

三辨身触合生。

 

阿难。物不触知。身知有触。知身即触。知触即身。即触非身。即身非触。身触二相。元无处所。合身即为身自体性。离身即是虚空等相。内外不成。中云何立。中不复立。内外性空。则汝识生。从谁立界。

 

物不触知。即物不知触也。身知有触。即身能知触也。此二句标明触本无触。因知而有也。如二物相触。无知触者。即不名触故。知身即触。知触即身。此二句标明身触互成。离身必无触。离触即无身故。即触非身。即身非触。此二句标明身触互夺。如一物不应有二名。今一肉质上。负身触二名。是故夺之。名触更不能名身。此以触夺身也。名身更不能名触。此以身夺触也。互相陵夺。二俱不成。故曰。身触二相。元无处所。合身即为身自体性者。如将触头之手。合归于一身。则皆是身之自体性。并无二相也。离身即是虚空等相者。言离头手以外。只有虚空等相。更无能触所触也。内根身。外触尘。皆不成立。中间之识界。云何成立乎。此上由二边不立。而显中界不成也。中不复立。内外性空。此由中界不立。而显二边不成也。如此生识之说。可以知其虚妄矣。

 

三结成。

 

是故当知。身触为缘。生身识界。三处都无。则身与触。及身界三。本非因缘。非自然性。

 

身触为缘。生身识界。是为方便之说。此依究竟而论。三处都无。

 

六示意识界。三。初总征。二别辨。三结成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又汝所明。意法为缘。生于意识。此识为复因意所生。以意为界。因法所生。以法为界。

 

法相宗云。法尘有五种色相。一极迥色。二极略色。三定自在所生色。四受所引色。五遍计所执色。六根对六尘。各有界限。不容紊乱。彼以色尘。而作法尘。已妄谬矣。更将非色而作色。谬之甚矣。今将五种法处色。分别明之。以待识者。极迥色者。迥远也。如鸟飞于空中。飞至极远处。则眼不能见。惟意想中似觉鸟飞。故名极迥色。其实非极迥色。乃意识缘过去境也。若意识真能缘极迥色相者。当知飞去之鸟。或高或低。或飞或止。若不知者。何言意识缘极迥色耶。极略色者。略小也。如一大物。渐分析而至极小。眼不能见。意想犹觉有此分析之相。故名极略色。其实非意识能缘极略色。乃意识思想过去境也。若意识真能缘极略色者。且问。此极略之色。作何形状耶。若有形色。依然眼家之境。若无形色。即名虚空。空相亦是眼家之境。非意识所能缘也。又极略色。不论略至何处。终是外尘。绝非意识所知。知即越界故。三定所生色者。即定中所见之境也。世间之境。由业力所生。种种违碍。不能自在。定中之境。由定力所成。身心无碍。故曰定自在所生色。此色更非意识所能缘。以入定时。意识不起故。意识不歇。决不能定故。又定中境界。亦由眼知。非由意知也。如人入梦。六识虽不起。而梦中之境。终因眼而见也。定境虽非凡夫所知。以此类推。可想见矣。四受所引色者。谓比丘受具时。眼观坛仪。耳听羯磨。作法后。名为得戒。因受戒之词。而引起自心中无作戒体。故曰。受所引色。此亦非意识所缘之境。戒体即心。非所缘故。若云。受戒之词。是声尘。耳根之境。亦非意识所缘也。五遍计所执色者。于五尘境上。计长短方圆。青黄赤白。大小高低等相也。此亦非意识所缘之境。如于色尘上起青黄赤白相。是眼家之相也。无眼定不能分别众色故。如于声尘上起远近高低等相。是耳家之境也。无耳定不能分别音声远近高低故。当知外五根。是内意根之门户。意家所有之法。无不由五根而来。如生盲人眼不见青黄赤白等色。意决定不能起青黄赤白等思想故。是故佛说法尘。是前五尘落谢的影子。即过去境。离五尘外。更无法尘。彼于法尘外。另立法处五色。荒谬无根。违背佛说。故略辨之。免误后学云尔。

 

二别辨。二。初辨从意生。二辨从法生。今初。

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7-2-9 07:03:00 |显示全部楼层

阿难。若因意生。于汝意中。必有所思。发明汝意。若无前法。意无所生。离缘无形。识将何用。又汝识心。与诸思量。兼了别性。为同为异。同意即意。云何所生。异意不同。应无所识。若无所识。云何意生。若有所识。云何识意。唯同与异。二性无成。界云何立。

 

若意能生识者。识在汝意中。必有所思想。当能发明汝意是何状况。若不能发明。识不在意中也。若无前法尘。意无所生之识。则识不在意外也。纵然意外有识。离所缘之法尘。识无形相。将作何用乎。以上明识无在处也。又汝识心。谓识性也。与诸思量。谓意根也。兼了别性。谓意识也。为同为异者。心意与意识比较。是同是异也。意识若同意根。则识即意。云何而意能生识。识为意所生耶。若意识异于意根。则识不同意。应无所识。有识即同意故。若无所识。则同外尘。不是意所生。有情不应生无情故。若有所识。则同内根。云何而有识与意之分别耶。同则。无界可立。异则有界可立。无同无异故。有界无界。皆不可立也。

 

二辨从法生。

 

若因法生。世间诸法。不离五尘。汝观色法。及诸声法。香法。味法。及与触法。相状分明。以对五根。非意所摄。汝识决定。依于法生。汝今谛观。法法何状。若离色空。动静。通塞。合离。生灭。越此诸相。终无所得。生则色空诸法等生。灭则色空诸法等灭。所因既无。因生有识。作何形相。相状不有。界云何生。

 

若识因法而生者。能生之法必有自体。无体不能生故。考世间诸法。不离五尘。汝观眼界有色法。耳界有声法。鼻界有香法。舌界有味法。身界有触法。如是五法。对于五根。相状分明。毫不杂乱。皆非汝意根所收摄。然汝不信此说。而决定谓识依于法生者。当如色法声法。相状分明。汝今谛观法法是何形状耶。然法法非不有也。但不真实耳。所谓不真实者。前五尘是相。法尘是影。离相必无影故。如色法。有色空二相。声法。有动静二相。香法。有通塞二相。味法。有甜淡二相。触法。有离合二相。由此五法。而有法法生灭二相。当知生灭二相。非是实有。何以故。生即色空诸法等生。离色空外别无生法故。灭即色空诸法等灭。离色空外别无灭法故。以上总明法法是假名。无有实体故。结云。识界所依之因既无。因之而生之识作何形相耶。能生既无。所生安有乎。形相且无。界从何生哉。以下无合生之辨。简文也。合生本是重文故。无须辨也。读经者。当以义求。不可以文生执。此经明说意识不缘外五尘。言意识缘色法者。其非可知。

 

三结成。

 

是故当知。意法为缘。生意识界。三处都无。则意与法。及意界三。本非因缘。非自然性。

 

以上五阴。六入。十二处。十八界。总是众生生起之历程也。其中法法显示非因缘非自然性。双遣二边也。前征心之空。与显见之不空。而成此空不空也。若对后七大。此系双遣二边。以此文法法皆云虚妄故。彼是独显中道。七大文法法皆云周遍法界故。七大之不空义。合四科空义。成空不空如来藏性。四科与七大。其名虽异。其实非二。何以故。七大是单纯法。四科是组织法。如纱与布。名二体一故。所谓四科是众生生起之历程者。一念未生以前。离诸名相。忽起一念能觉之心。即名识阴。识初趣境。名为行阴。识起境想。名为想阴。想结成相。识生领纳。名为受阴。对识之相。名为色阴。略言之。即一念不觉起心色二法。亦名见相二分。唯识云。五阴是合色开心。其实此时初立心色。未到开时也。虽云行。想。受。即识趣色。中间经过之形相。非识外另有行想受也。常言受想行三。皆为心法。其实此三。不但心法。亦兼色法。以无色法不成受想行故。总而言之。五阴是色心对立。色是色法。识是心法。受想行是心色和合法故。以下六入。方是开心。如谓元依一精明。分成六和合是也。六尘。方是开色。开色时。必定开心。开心。必定开色。如云。开色不开心。开心不开色。万无此理。心色相待而起。无色不能成根。无根不能显色故。即无独生之色。亦无独生之心也。所谓开色者。以一色法为体。如击色则有声。闻色则有香。尝色则有味。以色加身则有触。总此五尘名之为法。六尘从一色法而有。故名开色。六根对六尘名十二处。若再开六根之心。则有种种差别心。(即六识)。若再开六尘之色。则有种种差别相。十二处加六识。名十八界。心色至此更无所开。众生之法尽矣。是故余谓四科是众生生起之历程也。若众生还灭。亦须经历此程。灭六识。即转凡夫成小乘也。灭六根。即转小乘向大乘也。灭五阴。即转众生成佛也。此系竖论四科也。若横论四科。则各具三义。众生是有。二乘是空。菩萨不有不空。此经谈大乘妙理故。四科皆不有不空也。是故小乘虽破五阴。其实但破有。(色身)。不破空。(意身)。究竟所破者。但六识而已。是故佛说小乘。但得人我空。法我不空也。小乘若了六根之空相亦非实有。即能回心向大。六根有无之相皆不可得。则五阴究竟空。名为成佛。以离六根别无五阴故。五阴是心色之总相。可名八识。十二处是七识。十八界是六识也。法相宗。建立十八界。谓一切法有。成立有宗。此经大破十八界。反对彼宗。彼宗就此谓本经是伪造。余谓佛教破十八界不独此经。经经皆然。如诸小乘经。无不说世间一切法无常苦空。如诸部般若经。无不说一切法空。如楞伽经说。五法三自性皆空。如华严经说。三界若空华。乃至吾佛说法四十九年。无非是空诸所有。未曾建立一字。是故余说。法相宗是破坏佛教的魔法。我等学佛者不可不知也。

 

二以七大示。二。初阿难疑问。二如来开示。今初。

 

阿难白佛言。世尊。如来常说和合因缘。一切世间种种变化。皆因四大和合发明。云何如来。因缘自然。二俱排摈。我今不知斯义所属。惟垂哀愍。开示众生。中道了义。无戏论法。

 

如来于小乘法中。常说四大和合成一切法。一切法是因缘所生。非自然而有。云何今说一切法。非因缘生。亦非自然有。因缘自然。二俱排遣摈斥。我知世间一切诸法。不属因缘。即属自然。离却因缘自然二义。我实不知何处归属。惟求如来哀愍开示。中道了义。不落二边。无戏论法。了义。即究竟义理。不同小乘谈理不尽也。戏论。即儿戏之论。非真实说也。

 

二如来开示。二。初责许。二正示。初二。初责迷。二许说。今初。

 

尔时世尊。告阿难言。汝先厌离声闻缘觉。诸小乘法。发心勤求无上菩提。故我今时。为汝开示第一义谛。如何复将世间戏论。妄想因缘。而自缠绕。汝虽多闻。如说药人。真药现前。不能分别。如来说为真可怜愍。

 

世尊因阿难厌小乘求大乘。故将世间一切浮尘诸幻化相破尽。离世间因缘自然之戏论。不落二边。显示妙真如性第一义谛。怪哉阿难。汝何复将世间戏论妄想(即自然)。因缘。而自缠自绕。真第一义谛现前。不知采取。复求如来开示第一义谛。阿难虽多闻法名。不识真法。犹如世间之人。口说甘草黄蓍。他人以甘草黄蓍投之。彼不知取。反向他人求甘草黄蓍。此人只知药名。不知药体。如阿难说第一义。不知第一义是何物。迷倒如斯。如来说为真可怜愍者。

 

二许说。

 

汝今谛听。我当为汝分别开示。亦令当来修大乘者。通达实相。阿难默然。承佛圣旨。

 

实相。即中道了义无戏论法。亦即诸法真性。凡夫所缘。皆独影境。二乘所缘是带质境。惟大乘通达性境。即实相也。

 

二正示。二。初总示。二别示。初二。初牒前所问。二发明中道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如汝所言。四大和合。发明世间种种变化。

 

四大。即地水火风也。无而忽有曰变。有而忽无曰化。言四大合成之法。皆不免生住异灭。故曰。种种变化。

 

二发明中道。

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7-2-9 07:03:36 |显示全部楼层
佛子入世大讨论之孝顺篇

阿难。若因意生。于汝意中。必有所思。发明汝意。若无前法。意无所生。离缘无形。识将何用。又汝识心。与诸思量。兼了别性。为同为异。同意即意。云何所生。异意不同。应无所识。若无所识。云何意生。若有所识。云何识意。唯同与异。二性无成。界云何立。

 

若意能生识者。识在汝意中。必有所思想。当能发明汝意是何状况。若不能发明。识不在意中也。若无前法尘。意无所生之识。则识不在意外也。纵然意外有识。离所缘之法尘。识无形相。将作何用乎。以上明识无在处也。又汝识心。谓识性也。与诸思量。谓意根也。兼了别性。谓意识也。为同为异者。心意与意识比较。是同是异也。意识若同意根。则识即意。云何而意能生识。识为意所生耶。若意识异于意根。则识不同意。应无所识。有识即同意故。若无所识。则同外尘。不是意所生。有情不应生无情故。若有所识。则同内根。云何而有识与意之分别耶。同则。无界可立。异则有界可立。无同无异故。有界无界。皆不可立也。

 

二辨从法生。

 

若因法生。世间诸法。不离五尘。汝观色法。及诸声法。香法。味法。及与触法。相状分明。以对五根。非意所摄。汝识决定。依于法生。汝今谛观。法法何状。若离色空。动静。通塞。合离。生灭。越此诸相。终无所得。生则色空诸法等生。灭则色空诸法等灭。所因既无。因生有识。作何形相。相状不有。界云何生。

 

若识因法而生者。能生之法必有自体。无体不能生故。考世间诸法。不离五尘。汝观眼界有色法。耳界有声法。鼻界有香法。舌界有味法。身界有触法。如是五法。对于五根。相状分明。毫不杂乱。皆非汝意根所收摄。然汝不信此说。而决定谓识依于法生者。当如色法声法。相状分明。汝今谛观法法是何形状耶。然法法非不有也。但不真实耳。所谓不真实者。前五尘是相。法尘是影。离相必无影故。如色法。有色空二相。声法。有动静二相。香法。有通塞二相。味法。有甜淡二相。触法。有离合二相。由此五法。而有法法生灭二相。当知生灭二相。非是实有。何以故。生即色空诸法等生。离色空外别无生法故。灭即色空诸法等灭。离色空外别无灭法故。以上总明法法是假名。无有实体故。结云。识界所依之因既无。因之而生之识作何形相耶。能生既无。所生安有乎。形相且无。界从何生哉。以下无合生之辨。简文也。合生本是重文故。无须辨也。读经者。当以义求。不可以文生执。此经明说意识不缘外五尘。言意识缘色法者。其非可知。

 

三结成。

 

是故当知。意法为缘。生意识界。三处都无。则意与法。及意界三。本非因缘。非自然性。

 

以上五阴。六入。十二处。十八界。总是众生生起之历程也。其中法法显示非因缘非自然性。双遣二边也。前征心之空。与显见之不空。而成此空不空也。若对后七大。此系双遣二边。以此文法法皆云虚妄故。彼是独显中道。七大文法法皆云周遍法界故。七大之不空义。合四科空义。成空不空如来藏性。四科与七大。其名虽异。其实非二。何以故。七大是单纯法。四科是组织法。如纱与布。名二体一故。所谓四科是众生生起之历程者。一念未生以前。离诸名相。忽起一念能觉之心。即名识阴。识初趣境。名为行阴。识起境想。名为想阴。想结成相。识生领纳。名为受阴。对识之相。名为色阴。略言之。即一念不觉起心色二法。亦名见相二分。唯识云。五阴是合色开心。其实此时初立心色。未到开时也。虽云行。想。受。即识趣色。中间经过之形相。非识外另有行想受也。常言受想行三。皆为心法。其实此三。不但心法。亦兼色法。以无色法不成受想行故。总而言之。五阴是色心对立。色是色法。识是心法。受想行是心色和合法故。以下六入。方是开心。如谓元依一精明。分成六和合是也。六尘。方是开色。开色时。必定开心。开心。必定开色。如云。开色不开心。开心不开色。万无此理。心色相待而起。无色不能成根。无根不能显色故。即无独生之色。亦无独生之心也。所谓开色者。以一色法为体。如击色则有声。闻色则有香。尝色则有味。以色加身则有触。总此五尘名之为法。六尘从一色法而有。故名开色。六根对六尘名十二处。若再开六根之心。则有种种差别心。(即六识)。若再开六尘之色。则有种种差别相。十二处加六识。名十八界。心色至此更无所开。众生之法尽矣。是故余谓四科是众生生起之历程也。若众生还灭。亦须经历此程。灭六识。即转凡夫成小乘也。灭六根。即转小乘向大乘也。灭五阴。即转众生成佛也。此系竖论四科也。若横论四科。则各具三义。众生是有。二乘是空。菩萨不有不空。此经谈大乘妙理故。四科皆不有不空也。是故小乘虽破五阴。其实但破有。(色身)。不破空。(意身)。究竟所破者。但六识而已。是故佛说小乘。但得人我空。法我不空也。小乘若了六根之空相亦非实有。即能回心向大。六根有无之相皆不可得。则五阴究竟空。名为成佛。以离六根别无五阴故。五阴是心色之总相。可名八识。十二处是七识。十八界是六识也。法相宗。建立十八界。谓一切法有。成立有宗。此经大破十八界。反对彼宗。彼宗就此谓本经是伪造。余谓佛教破十八界不独此经。经经皆然。如诸小乘经。无不说世间一切法无常苦空。如诸部般若经。无不说一切法空。如楞伽经说。五法三自性皆空。如华严经说。三界若空华。乃至吾佛说法四十九年。无非是空诸所有。未曾建立一字。是故余说。法相宗是破坏佛教的魔法。我等学佛者不可不知也。

 

二以七大示。二。初阿难疑问。二如来开示。今初。

 

阿难白佛言。世尊。如来常说和合因缘。一切世间种种变化。皆因四大和合发明。云何如来。因缘自然。二俱排摈。我今不知斯义所属。惟垂哀愍。开示众生。中道了义。无戏论法。

 

如来于小乘法中。常说四大和合成一切法。一切法是因缘所生。非自然而有。云何今说一切法。非因缘生。亦非自然有。因缘自然。二俱排遣摈斥。我知世间一切诸法。不属因缘。即属自然。离却因缘自然二义。我实不知何处归属。惟求如来哀愍开示。中道了义。不落二边。无戏论法。了义。即究竟义理。不同小乘谈理不尽也。戏论。即儿戏之论。非真实说也。

 

二如来开示。二。初责许。二正示。初二。初责迷。二许说。今初。

 

尔时世尊。告阿难言。汝先厌离声闻缘觉。诸小乘法。发心勤求无上菩提。故我今时。为汝开示第一义谛。如何复将世间戏论。妄想因缘。而自缠绕。汝虽多闻。如说药人。真药现前。不能分别。如来说为真可怜愍。

 

世尊因阿难厌小乘求大乘。故将世间一切浮尘诸幻化相破尽。离世间因缘自然之戏论。不落二边。显示妙真如性第一义谛。怪哉阿难。汝何复将世间戏论妄想(即自然)。因缘。而自缠自绕。真第一义谛现前。不知采取。复求如来开示第一义谛。阿难虽多闻法名。不识真法。犹如世间之人。口说甘草黄蓍。他人以甘草黄蓍投之。彼不知取。反向他人求甘草黄蓍。此人只知药名。不知药体。如阿难说第一义。不知第一义是何物。迷倒如斯。如来说为真可怜愍者。

 

二许说。

 

汝今谛听。我当为汝分别开示。亦令当来修大乘者。通达实相。阿难默然。承佛圣旨。

 

实相。即中道了义无戏论法。亦即诸法真性。凡夫所缘。皆独影境。二乘所缘是带质境。惟大乘通达性境。即实相也。

 

二正示。二。初总示。二别示。初二。初牒前所问。二发明中道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如汝所言。四大和合。发明世间种种变化。

 

四大。即地水火风也。无而忽有曰变。有而忽无曰化。言四大合成之法。皆不免生住异灭。故曰。种种变化。

 

二发明中道。

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7-2-9 07:04:04 |显示全部楼层
佛子入世大讨论之持戒篇

阿难。火性无我。寄于诸缘。汝观城中。未食之家。欲炊爨时。手执阳燧。日前求火。

 

我者。自主之义。火无自立之能。故曰无我。依于柴薪而现。故曰寄于诸缘。阳燧。取火镜也。炊。煮也。爨。烟囱也。

 

二破妄计。二。初标和合。二破和合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名和合者。如我与汝。一千二百五十比丘。今为一众。众虽为一。诘其根本。各各有身。皆有所生氏族名字。如舍利弗。婆罗门种。优楼频螺。迦叶波种。乃至阿难。瞿昙种性。

 

多人合为一众。如四大合为一身。此定其和合之格式也。众中之人各有姓氏名字。如一身中具有四大也。今火是镜日等合成。火中亦应有镜有日可辨。若火中无镜日。如众中无人。身中无四大。则合义不成矣。婆罗门。此云净行。姓也。优楼频螺。此云木瓜林。名也。迦叶波。此云大龟氏。姓也。瞿昙。此云地最胜。姓也。

 

二破和合。二。初总征。二分破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此火性。因和合有。彼手执镜。于日求火。此火为从镜中而出。为从艾出。为从日来。

 

镜即阳燧也。今之老光眼镜。亦能取火。艾叶揉细成绒。经火即着。以镜照于日下之艾。艾即成燃。究竟此火从镜出耶。从艾出也。从日来耶。不得而知。若有来处。可名和合而有。若无来处。可名不和合而有。离此二则。显然是清净本然性矣。

 

二分破。四。初破日来。二破镜出。三破艾生。四破自生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日来者。自能烧汝手中之艾。来处林木皆应受焚。

 

若火从日而下来人间者。则汝手中之艾当日即烧。无须藉镜。若火自能烧艾。则来处之林木皆应受焚。不应但烧手中之艾。而不烧林木。火从日来者。无有是处。

 

二破镜出。

 

若镜中出。自能于镜出然于艾。镜何不镕。纡汝手执。尚无热相。云何融泮。

 

玻璃镜。是结晶体。火炙即镕。镜若出火然艾。镜体何不镕化耶。镕。冶也。纡。屈曲萦绕也。谓屈曲手指。萦绕镜柄也。手执镜柄。尚无热相。然恐镜于日下。虽暂时不镕。久可镕化者。亦应先有热相。热相且无。云何融泮。融。和也。泮。流动也。即坚体镕成液体也。

 

三破艾生。

 

若生于艾。何藉日镜。光明相接。然后火生。

 

若火生于艾。艾自生火。何藉日镜光明相接而后火生耶。艾不自烧。何言火从艾生耶。

 

四破自生。

 

汝又谛观。镜因手执。日从天来。艾本地生。火从何方游历于此。日镜相远。非和非合。不应火光无从自有。

 

日镜艾三。来处不同。皆非生火之地。汝且谛观。火从何方游行经历于此。此问火之生处也。日镜相远。非和非合。此明不共生也。不应火光无从自有。此明火不自生也。火无生处。可名无生。无生即清净本然性也。

 

三斥迷执。二。初斥迷真。二斥执妄。今初。

 

汝犹不知如来藏中。性火真空。性空真火。清净本然。周遍法界。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阿难。当知世人。一处执镜。一处火生。遍法界执。满世间起。起遍世间。宁有方所。

 

性火真空。言真火无形也。性空真火。言真空即火也。真空。拣顽空也。真火。拣有形之火也。离诸名相。故曰清净。不生不灭。故曰本然。无处不有。无时不然。故曰。周遍法界。火既周遍法界。云何世间有处有火。有处无火耶。当知火无方所。随众生心量而有。众生心量有。火亦因之而有。众生心空。火相亦空。十法界众生心量不同。十法界火相亦不同。故曰。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阿难。且以人之一类验之。一处执镜。一处有火。遍法界执。满世间起。其火宁有方所乎。

 

二斥执妄。

 

循业发现。世间无知惑为因缘。及自然性。皆是识心分别计度。但有言说。都无实义。

 

解如前地大。

 

三示水大。三。初示水性。二破妄计。三斥迷执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水性不定。流息无恒。如室罗城。迦毗罗仙。斫迦罗仙。及钵头摩。诃萨多等。诸大幻师。求太阴精。用和幻药。是诸师等。于白月昼。手执方诸。承月中水。

 

水性不定。遇冷气。则凝而下降。遇热气。则散而上升。处高则流。处卑则息。故曰。流息无恒。迦毗罗。此云金头。以形而名也。斫迦罗。此云轮。自谓理圆如轮。能摧他宗也。钵头摩。此云赤莲花。以住处而名也。诃萨多。此云海水。亦依住处而名也。仙者。超脱尘俗也。此诸人修道得通。故称仙人。大幻师者。能作幻术之师也。幻术者。采取人物之精华。以太阴水精和之。食之者。长生不死。或以阴精之水和成幻药。以眩惑人之心目。能令有者无。无者有。大者小。小者大等。故称幻师也。白月昼。即有月光之中夜也。方诸。即取月中之水之珠也。王充论云。以十一月。壬子日。中夜北方。炼五方石为之。其状如盂。向月则得津。即阴燧也。方诸。其即此乎。水为人所共知。知其来源者鲜矣。

 

二破妄计。二。初总征。二分破。今初。

 

此水为复从珠中出。空中自有。为从月来。

 

此总问水之来处也。珠。即方诸也。

 

二分破。四。初破月来。二破珠出。三破空生。四破自生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从月来尚能远方令珠出水。所经林木。皆应吐流。流则何待方珠所出。不流明水非从月降。

 

水从月来。能令方诸出水。亦应能令林木出水。方诸林木同一物故。若物物流水。何待此方之珠而出水欤。若不能令林木流水。亦可以明了水非从月降矣。

 

二破珠出。

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7-2-9 07:07:43 |显示全部楼层

二发明中道。

 

阿难。若彼大性。体非和合。则不能与诸大杂和。犹如虚空。不和诸色。若和合者。同于变化。始终相成。生灭相续。生死死生。生生死死。如旋火轮。未有休息。阿难。如水成冰。冰还成水。

 

大性。即地水火风等七大之性也。地等而称大者。其性周遍故。其量无涯故。包含一切故。又大种性。能生一切物故。世人谓地等七大。聚则万物生。散则万物灭。有和合有不和合义。其实不然。何以故。若彼大性。体不和合者。则不能与诸大杂和成万物。犹如虚空。不与诸色杂和。今不然故。无不和合性也。若和合则同于世间诸变化相。终而复始。始复成终。始终相成。无有了期。生灭相续。生而复死。死而复生。生之又生。死之又死。如旋火轮。未有休息。如水成冰。比四大合成万物。冰还成水。比万物散而还成四大。今不然故。无和合性也。如是诸大。非和合。非不和合。远离二边。即中道了义无戏论法也。

 

古解四科与七大云。前四科近取诸身。后七大远取诸物。又有云。前悟一身。后融万法。彼不知四科中。不但是身。亦有尘故。七大中。又不但是物。亦有心故。所以正脉皆非之也。正脉云。四科即七大之别相。七大是四科之总相。余谓七大是种子。四科是现行。四科是同分妄见。七大是别业妄见。四科是因缘和合性。七大是自然不和合性。和合是因缘之现相。因缘是和合之种性。自然是不和合之种性。不和合是自然之现相。和合与因缘。自然与不和合。各有用意。非一概而论也。如世间稻麦种子。得水土为缘。则生根发芽。种子。是自然性。是不和合相。芽。是因缘性。是和合相。七大与四科。亦复如是。七大是自然性。是不和合相。四科是因缘性。是和合相。此因缘性与自然性不同。即四科与七大不同也。自然是性中之性。不和合是性中之相。因缘是相中之性。和合是相中之相。然此诸法。皆因一念不觉而有。虽非本性之所有。而实本性之所成。故后文云。离即离非。是即非即。盖此义也。不了此义者。说和合即因缘。说不和合即自然。又说四科是内身。七大是外物。不知自然是七大之性。因缘是四科之性也。不和合是七大之相。和合是四科之相也。离四科则无因缘之可说。离因缘亦无四科之可说。离七大则无自然之可说。离自然亦无七大之可说。四科有性有相。有心有境。七大亦有性有相。有心有境。是故不可说和合即因缘。不和合即自然。四科是内身。七大是外物也。

 

二别示。七。初示地大。二示火大。三示水大。四示风大。五示空大。六示见大。七示识大。初三。初示地性。二破妄计。三责迷执。今初。

 

汝观地性。粗为大地。细为微尘。至邻虚尘。析彼极微。色边际相。七分所成。更析邻虚。即实空性。

 

地性即色性。粗观似合成。可分析故。细究则非合成。何以故。观色之粗相即大地。色之细相即微尘。如先将大地分成七份。再将每份分七份。乃至分至微尘。更将一微尘分七。则成牛毛头尘。将牛毛头尘再分七。则成羊毛头尘。羊毛头尘更分七。则成兔毛头尘。兔毛头尘更分七。则成邻虚尘。邻虚者。与虚空相邻。言色之最极之微。至于色之边际也。若更析邻虚。则成空性矣。如此大地。既可以分成虚空。虚空亦可以合成大地。若虚空不能合成大地。大地亦不能分成虚空明矣。此正示地性非和合。非不和合义也。

 

二破妄计。三。初依计立论。二牒定所问。三正破妄计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此邻虚。析成虚空。当知虚空。出生色相。

 

色析成空。空应能出色。如水成冰。冰还成水。此世间自然之理也。此系借易破难之法。如说邻虚不能析成虚空。人必不信。若说虚空不能合成邻虚。人必信故。

 

二牒定所问。

 

汝今问言。由和合故。出生世间。诸变化相。

 

此系阿难请问之词。欲破其计。故牒言之。

 

三正破妄计。五。初破色非合成。二破空非合成。三色不合空。四空不合色。五决定非合。今初。

 

汝且观此一邻虚尘。用几虚空和合而有。不应邻虚合成邻虚。

 

虚空无体。不堕诸数。而问用几虚空者。明知故问。令悟色相。非虚空合成也。虚空之外。只有邻虚。更无别物。不应邻虚合成邻虚耶。言其已有邻虚。何须用合。若无邻虚。谁为合者。故曰。不应邻虚合成邻虚也。世间合法。只可以小合成大。以多合成一。绝无以自合成自。即不应邻虚合成邻虚也。亦无以无合成有。即不应虚空合成邻虚也。即此一辨。可知和合成色是妄计。非实事也。

 

二破空非合成。

 

又邻虚尘析入空者。用几色相合成虚空。

 

此明虚空亦非色相合成。益显邻虚析成虚空。乃是妄计。非真有色相能成空也。不可合。即不合析。可析。决可合故。世间法不外色空。此二皆非和合。可知阿难所问。世间和合诸变化相。皆是妄计矣。

 

三色不合空。

 

若色合时。合色非空。

 

色本不可合。纵使可合。亦祇合色成色。决无合色成空之理。

 

四空不合色。

 

若空合时。合空非色。

 

空亦不可合。设使可合。亦祇合空成空。决无合空成色之理。

 

五决定非合。

 

色犹可析。空云和合。

 

色犹可析。言色法虽不可合。而犹可分析也。若虚空者。且不可析。云何而合耶。此决定非合。即决定合色是妄计也。

 

三责迷执。二。初责迷真。二责执妄。今初。

 

汝元不知。如来藏中。性色真空。性空真色。清净本然。周遍法界。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

 

阿难从无始来。迷失本性。更不复见。故曰。汝元不知。如来藏中。性的色。离一切相。故曰。性色真空。性以空为色。故曰。性空真色。色即空。空即色。不同相法具一切相。以相为色也。凡和合而成者。名因缘性。非和合者。名自然性。此二各有所依之缘。非清净性也。非和合。非不和合者。不假造作。无所依缘。所谓灵光独曜。迥脱根尘。故曰。清净本然性也。世间有情无情。凡所有法。无不同具此性。故曰。周遍法界。性色本无形相。故能随众生心现种种相。如众生见大地是土沙。小乘见大地是虚空相。菩萨见大地是七宝所成。佛见大地是不可思议境界。故曰性色本无相。乃应众生心量而现相。众生心净则土亦净。众生心垢则土亦垢。心大则土大。心小则土小。心有则土有。心无则土无。故曰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

 

二责执妄。

 

循业发现。世间无知。惑为因缘。及自然性。皆是识心分别计度。但有言说。都无实义。

 

当知世间众生心。本无差别。而有种种不同者。乃由众生业报所感。众生之善恶业。由渐渐造成。亦由渐渐受报。报而又作。作而又报。所作所报。不得停留。是故世间诸相亦变化不停。众生业尽。则变化相亦尽。故曰循业发现。无知识者。不了变化之义。惑为因缘。或自然性。然此皆是众生攀缘六识心。不了性色真义。妄为计度。而有因缘自然之分别计度也。又不但因缘自然是假名。乃至但凡有所说者。都是无实义。如古之外道说。天生。时生。方生。尘生等。今之科学发明。唯心。唯物。一元。多元。原子。电子。素子等。皆未得诸法之真义。七大是随众生心量所发现。十法界各各不同。是名别业妄见也。人人所见皆同。是名同分妄见也。循业发现之业。即三细相中之业相。四大是本有种性。业识是习气。四大之种性受业识之习气熏。而成能生之种子。生起万物之现行。故曰。循业发现。世人说。现行是因缘生。种性是自然有。识心分别计度者。七识分别而有大种。六识计度而有现行。大种是依他性。现行是遍计性。唯识三十论云。依他起自性。分别缘所生。即七识分别生起诸大种性也。

 

二示火大。三。初示火性。二破妄计。三斥迷执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火性无我。寄于诸缘。汝观城中。未食之家。欲炊爨时。手执阳燧。日前求火。

 

我者。自主之义。火无自立之能。故曰无我。依于柴薪而现。故曰寄于诸缘。阳燧。取火镜也。炊。煮也。爨。烟囱也。

 

二破妄计。二。初标和合。二破和合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名和合者。如我与汝。一千二百五十比丘。今为一众。众虽为一。诘其根本。各各有身。皆有所生氏族名字。如舍利弗。婆罗门种。优楼频螺。迦叶波种。乃至阿难。瞿昙种性。

 

多人合为一众。如四大合为一身。此定其和合之格式也。众中之人各有姓氏名字。如一身中具有四大也。今火是镜日等合成。火中亦应有镜有日可辨。若火中无镜日。如众中无人。身中无四大。则合义不成矣。婆罗门。此云净行。姓也。优楼频螺。此云木瓜林。名也。迦叶波。此云大龟氏。姓也。瞿昙。此云地最胜。姓也。

 

二破和合。二。初总征。二分破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此火性。因和合有。彼手执镜。于日求火。此火为从镜中而出。为从艾出。为从日来。

 

镜即阳燧也。今之老光眼镜。亦能取火。艾叶揉细成绒。经火即着。以镜照于日下之艾。艾即成燃。究竟此火从镜出耶。从艾出也。从日来耶。不得而知。若有来处。可名和合而有。若无来处。可名不和合而有。离此二则。显然是清净本然性矣。

 

二分破。四。初破日来。二破镜出。三破艾生。四破自生。今初。

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7-2-9 07:08:35 |显示全部楼层

阿难。若日来者。自能烧汝手中之艾。来处林木皆应受焚。

 

若火从日而下来人间者。则汝手中之艾当日即烧。无须藉镜。若火自能烧艾。则来处之林木皆应受焚。不应但烧手中之艾。而不烧林木。火从日来者。无有是处。

 

二破镜出。

 

若镜中出。自能于镜出然于艾。镜何不镕。纡汝手执。尚无热相。云何融泮。

 

玻璃镜。是结晶体。火炙即镕。镜若出火然艾。镜体何不镕化耶。镕。冶也。纡。屈曲萦绕也。谓屈曲手指。萦绕镜柄也。手执镜柄。尚无热相。然恐镜于日下。虽暂时不镕。久可镕化者。亦应先有热相。热相且无。云何融泮。融。和也。泮。流动也。即坚体镕成液体也。

 

三破艾生。

 

若生于艾。何藉日镜。光明相接。然后火生。

 

若火生于艾。艾自生火。何藉日镜光明相接而后火生耶。艾不自烧。何言火从艾生耶。

 

四破自生。

 

汝又谛观。镜因手执。日从天来。艾本地生。火从何方游历于此。日镜相远。非和非合。不应火光无从自有。

 

日镜艾三。来处不同。皆非生火之地。汝且谛观。火从何方游行经历于此。此问火之生处也。日镜相远。非和非合。此明不共生也。不应火光无从自有。此明火不自生也。火无生处。可名无生。无生即清净本然性也。

 

三斥迷执。二。初斥迷真。二斥执妄。今初。

 

汝犹不知如来藏中。性火真空。性空真火。清净本然。周遍法界。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阿难。当知世人。一处执镜。一处火生。遍法界执。满世间起。起遍世间。宁有方所。

 

性火真空。言真火无形也。性空真火。言真空即火也。真空。拣顽空也。真火。拣有形之火也。离诸名相。故曰清净。不生不灭。故曰本然。无处不有。无时不然。故曰。周遍法界。火既周遍法界。云何世间有处有火。有处无火耶。当知火无方所。随众生心量而有。众生心量有。火亦因之而有。众生心空。火相亦空。十法界众生心量不同。十法界火相亦不同。故曰。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阿难。且以人之一类验之。一处执镜。一处有火。遍法界执。满世间起。其火宁有方所乎。

 

二斥执妄。

 

循业发现。世间无知惑为因缘。及自然性。皆是识心分别计度。但有言说。都无实义。

 

解如前地大。

 

三示水大。三。初示水性。二破妄计。三斥迷执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水性不定。流息无恒。如室罗城。迦毗罗仙。斫迦罗仙。及钵头摩。诃萨多等。诸大幻师。求太阴精。用和幻药。是诸师等。于白月昼。手执方诸。承月中水。

 

水性不定。遇冷气。则凝而下降。遇热气。则散而上升。处高则流。处卑则息。故曰。流息无恒。迦毗罗。此云金头。以形而名也。斫迦罗。此云轮。自谓理圆如轮。能摧他宗也。钵头摩。此云赤莲花。以住处而名也。诃萨多。此云海水。亦依住处而名也。仙者。超脱尘俗也。此诸人修道得通。故称仙人。大幻师者。能作幻术之师也。幻术者。采取人物之精华。以太阴水精和之。食之者。长生不死。或以阴精之水和成幻药。以眩惑人之心目。能令有者无。无者有。大者小。小者大等。故称幻师也。白月昼。即有月光之中夜也。方诸。即取月中之水之珠也。王充论云。以十一月。壬子日。中夜北方。炼五方石为之。其状如盂。向月则得津。即阴燧也。方诸。其即此乎。水为人所共知。知其来源者鲜矣。

 

二破妄计。二。初总征。二分破。今初。

 

此水为复从珠中出。空中自有。为从月来。

 

此总问水之来处也。珠。即方诸也。

 

二分破。四。初破月来。二破珠出。三破空生。四破自生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从月来尚能远方令珠出水。所经林木。皆应吐流。流则何待方珠所出。不流明水非从月降。

 

水从月来。能令方诸出水。亦应能令林木出水。方诸林木同一物故。若物物流水。何待此方之珠而出水欤。若不能令林木流水。亦可以明了水非从月降矣。

 

二破珠出。

 

若从珠出。则此珠中。常应流水。何待中宵。承白月昼。

 

若珠出水。水应常从珠中流出。无须白月。今不然故。水不从珠出明矣。

 

三破空生。

 

若从空生。空性无边。水当无际。从人洎天。皆同滔溺。云何复有。水陆空行。

 

若空生水。空无边际。所生之水亦应无边际。若水无边际者。从人间以暨天上。皆为波滔没溺。云何复有陆地及空行耶。以有陆地虚空不尽是水。故空不生水明矣。

 

四破自生。

 

汝更谛观。月从天陟。珠因手持。承珠水盘。本人敷设。水从何方。流注于此。月珠相远。非和非合。不应水精。无从自有。

 

陟。登也。月出。如由海而登天也。月。珠。盘。三。来处不同。皆非出水之地。不知水从何方流注于此。此言三法不生水也。月珠相远。非和非合。此言三法不共生水也。不应水精无从自有。此言水不自生也。

 

三斥迷执。二。初斥迷真。二斥执妄。今初。

 

汝尚不知。如来藏中。性水真空。性空真水。清净本然。周遍法界。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一处执珠。一处水出。遍法界执。满法界生。生满世间。宁有方所。

 

阿难只知世间相水假有。假有相水。有方有所。不知如来藏中性水真空。性空真水。周遍法界。故佛开示也。真水。拣有相之水。真空。拣无体之空。离诸名相曰清净。本来无生曰本然。无处不有。无时不然。曰周遍法界。余义如前。

 

二斥执妄。

 

循业发现。世间无知惑为因缘。及自然性。皆是识心分别计度。但有言说。都无实义。

 

解如前地大。

 

四示风大。三。初示风性。二破妄计。三斥迷执。今初。

 

阿难风性无体。动静不常。汝常整衣入于大众。僧伽黎角。动及旁人。则有微风。拂彼人面。

 

风性无体者。风以清气为体。无质碍之形。故曰无体。或起或灭。故曰动静不常。此明风之形相也。僧伽黎。此云杂碎衣。又名福田衣。即大衣也。衣动风生。拂彼人面。此明风生之因缘也。

 

二破妄计。二。初总征。二分破。今初。

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7-2-9 07:09:05 |显示全部楼层

此风为复出袈裟角。发于虚空。生彼人面。

 

袈裟。即僧伽黎。此总问风之生处也。

 

二分破。四。初破衣出。二破空生。三破面生。四破自生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此风若复出袈裟角。汝乃披风。其衣飞摇。应离汝体。我今说法。会中垂衣。汝看我衣。风何所在。不应衣中有藏风地。

 

若袈裟中有风出。衣在风外。风衬汝衣。汝今披衣。即披风也。风着汝身。衣被风吹应离汝体。汝今衣不离体。即明风不出于衣中也。衣必出风。应时时出风。我今说法。会中之人。各各垂衣。风何所在。不应披衣时出风。垂衣时藏风耶。衣中岂有藏风之处乎。

 

二破空生。

 

若生虚空。汝衣不动。何因无拂。空性常住。风应常生。若无风时。虚空当灭。灭风可见。灭空何状。若有生灭。不名虚空。名为虚空。云何风出。

 

衣不出风。虚空生风乎。若空生风。无关汝衣。因何汝衣不动。即无风拂耶。又空性常住。风亦应常生。时生时不生。即无常性故。又风若灭时。空亦应灭。如日生明。无明即无日故。若空有灭。灭风可见。灭空何状。空若生灭。不名虚空。既名虚空。必不生灭。风有生灭。空无生灭。其性不同。风非空生也明矣。

 

三破面生。

 

若风自生。被拂之面。从彼面生。当应拂汝。自汝整衣。云何倒拂。

 

既不出于衣。亦不生于空。生于被拂之面乎。若风生于被拂之面者。风必拂汝。如东风西拂。西风东拂故。今由汝整衣。倒拂生风之面。如西风拂西。无此理故。面不生风明矣。

 

四破自生。

 

汝审谛观。整衣在汝。面属彼人。虚空寂然。不参流动。风自谁方鼓动来此。风空性隔。非和非合。不应风性。无从自有。

 

整衣在汝。面属彼人。虚空寂然。不参流动。此重审前文也。风自谁方来此。此明衣空各不生风也。风空性隔。非和非合。此明衣空不共生风也。不应风性无从自有。此明风不自生也。

 

三斥迷执。二。初斥迷真。二斥执妄。今初。

 

汝宛不知。如来藏中。性风真空。性空真风。清净本然。周遍法界。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阿难。如汝一人。微动衣服。有微风出。遍法界拂。满国土生。周遍世间。宁有方所。

 

此言风性周遍。无处不有也。众生迷风之真性。但认循业发现之假相。故有方所也。

 

二斥执妄。

 

循业发现。世间无知。惑为因缘。及自然性。皆是识心分别计度。但有言说。都无实义。

 

解如前地大。

 

五示空大。四。初示空性。二破妄计。三例前大。四斥迷执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空性无形。因色显发。如室罗城。去河遥处。诸刹利种。及婆罗门。毗舍首陀。兼颇罗堕。旃陀罗等。新立安居。凿井求水。出土一尺。于中则有一尺虚空。如是乃至出土一丈。中间还得一丈虚空。虚空浅深。随出多少。

 

空非长短方圆。大小高低。故无形相。其所以见空者。因色相之所显发。若无色相。则空不可见矣。如无本无形。因有而显无。无有亦无无故。刹利。此云田主。王种族也。婆罗门。此云净行。谈道论德之种族也。毗舍。此云商贾。贸易之类也。首陀。此云农夫。耕种之类也。颇罗堕。此云利根。艺术之类也。旃陀罗。此云屠者。亦云严帜。淫杀之类也。西方淫杀。目为恶人。国法严令执帜。以别善恶也。印度贵贱种分四等。颇罗堕。盖婆罗门之分类也。旃陀罗。是首陀之分类也。民无水不能居。新立安居。故必凿井求水。因凿井而出土。土出则空生。故出尺土。则有尺空。出一丈土。则有一丈空。色空相待而有。二边俱假。故随出多少。而分浅深也。

 

二破妄计。二。初总征。二分破。今初。

 

此空为当因土所出。因凿所有。无因自生。

 

若空非如来藏性。而是有法者。当有来处。且看此空。从土来耶。从凿出耶。无因自有耶。

 

二分破。四。初破自生。二破土出。三破凿有。四破无因生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复此空。无因自生。未凿土前。何不无碍。唯见大地。迥无通达。

 

若此空性。不假因缘。而自出生者。于未凿土前。应有空在。云何地中无不碍窒之处。而唯见地大。迥无通达之空相耶。空不自生也明矣。

 

二破土出。

 

若因土出。则土出时。应见空入。若土先出。无空入者。云何虚空因土而出。若无出入。则应空土元无异因。无异则同。则土出时。空何不出。

 

若因出土而生空者。则出土时。应见空入。今见土出。而不见空入。云何而云虚空因土而出耶。若空杂土。常处地中。无出无入者。则空与土同一体致。无有异因。无异即同。如水波同体。取波即取水故。难曰。土出时。空何不出。空不随土而出。空土非无异也。如是因土出空。无有是处。

 

三破凿出。

 

若因凿出。则凿出空。应非出土。不因凿出。凿自出土。云何见空。

 

若因凿而出空。则凿既出空。不应更出土。若不因凿出。则凿既出土。云何亦见空。出与不出。二俱不成。

 

四破无因生。

 

汝更审谛。谛审谛观。凿从人手。随方运转。土因地移。如是虚空。因何所出。凿空虚实。不相为用。非和非合。不应虚空无从自出。

 

我已审谛。无空出处。恐有遗漏。汝更谛审谛观。此凿从人手执。随方运转。无出空之处也。此土因地移动而有。地亦非生空之处也。此空究竟因何所出耶。凿与空。一虚一实。不能互相作用。非和非合。无共生义也。举世所有之法。各有所从。不应虚空独是无因从自而有耶。

 

三例前大。二。初引前均大。二藉此明前。今初。

 

若此虚空。性圆周遍。本不动摇。当知现前地水火风。均名五大。性真圆融。皆如来藏。本无生灭。

 

虚空在天地之间。圆满周遍。无欠无余。如瓶注水。满则不动。不满则摇。空满世间。故曰。本不动摇。人皆知空与境不偶。计境是因缘有。计空是自然生。其不知空与境。同一性质。周遍法界。皆自性中之物也。故示阿难曰。当知虚空与现前地水火风。均名五大。莫挥虚空于四大之外。非由心生耶。其虚空之性。即真如之性。故曰性真。四大周遍法界。虚空亦遍法界。各各周到。各各不相妨。空中有四大。四大中有空。色入空即空。空入色即色。故曰圆融。圆融。即融一切法为一法。若有一法隔碍。则不称圆融矣。其一切法所以能圆融者。五大之本。皆如来藏。同一不生灭性故。若异性相处。则终不能融和矣。

 

二藉此明前。

 

阿难。汝心昏迷。不悟四大。元如来藏。当观虚空。为出为入。为非出入。

 

心昏者。不能鉴物也。心迷者。不辨真伪也。因此不了四大是如来藏。不生灭性。而妄计和合。非和合性等。汝观今日发明之虚空性。无出无入。亦可例知。前四大性。非和合。非不和合性矣。无出无入。即非和合。无不出入。即非不和合故。地水火风。似有出入。难明性空。空与性空相似。易于明了。故以例之也。

 

四斥迷执。二。初斥迷真。二斥执妄。今初。

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7-2-9 07:09:44 |显示全部楼层

汝全不知。如来藏中。性觉真空。性空真觉。清净本然。周遍法界。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阿难。如一井空。空生一井。十方虚空。亦复如是。圆满十方。宁有方所。

 

灵明之觉性。即真空性。真空性。即真觉性。不同顽冥之空有相。幻妄之觉有知。两相反也。顽空有方有所。真空无方无所。何知然耶。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凿一井。即一井空。凿十井。即十井空。凿满十方。即空满十方。如是圆满之空。宁有方所乎。

 

二斥执妄。

 

循业发现。世间无知。惑为因缘。及自然性。皆是识心分别计度。但有言说。都无实义。

 

解如前地大。

 

六示见大。四。初示见性。二破妄计。三例前大。四斥迷执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见觉无知。因色空有。如汝今者。在祇陀林。朝明。夕昏。设居中宵。白月则光。黑月便暗。则明暗等。因见分析。

 

见者。六根中之根性也。故有称见大名根大者。根尘对起。性若交芦。色空。眼根之尘也。根本无知。因尘相而有知。尘本无相。因根知而有相。尘若无相。根即无知。根若无知。尘亦无相。相待而有。全是假名。如汝在祇陀林中。朝则见明。夕则见昏。中夜之宵。或明或暗。如此明暗。皆因见分析而有。且看此见。因何而有耶。

 

二破妄计。二。初总征。二别破。今初。

 

此见为复与明暗相。并太虚空。为同一体。为非一体。或同非同。或异非异。

 

凡所有法。与他法比较。不同即异。不异即同。或同而不同。或异而不异。于此四义。有一相应。则法是实有。若于此四义概不相应。则法成假名矣。欲明见性有无。故以四义辨之。

 

二别破。五。初破同一体。二破非一体。三破同非同。四破异非异。五破非自出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此见若复与明与暗。及与虚空。元一体者。则明与暗。二体相亡。暗时无明。明时无暗。若与暗一。明则见亡。必一于明。暗时当灭。灭则云何见明见暗。若明暗殊。见无生灭。一云何成。

 

若与明暗空同一体者。明暗体异。若和明暗为一体。则明不成明。暗不成暗。明暗互相相亡。若不和者。明时无暗。暗时无明。若与暗一体。则遇明时。应当无见。若与明一体。则遇暗时。应当无见。无则云何见明见暗耶。若明暗体虽殊。而见性遇明遇暗。皆不生灭者。明暗体二。见性体一。同一体者。云何能成。

 

二破非一体。

 

若此见精。与明与暗。非一体者。汝离明暗。及与虚空。分析见元。作何形相。离明离暗。及离虚空。是见元同龟毛兔角。明暗虚空。三事俱异。从何立见。

 

若与明暗空非一体者。当于明暗空外。另有纯一之见体。汝今于明暗虚空中分析见元。作何形相。汝其不知。见性离于明暗空。则如龟毛兔角。有名无实。汝观明暗空。三事俱异。皆可成立。汝于何立见。而言与明暗等异体耶。

 

三破同非同。

 

明暗相背。云何或同。离三元无。云何或异。

 

明暗互违。何与见性或同哉。见性离明暗空三则无体。何与彼三非同哉。

 

四破异非异。

 

分空分见。本无边畔。云何非同。见暗见明。性非迁改。云何非异。

 

见在空中。既不能分何者是空。何者是见。云何言异耶。既能见暗。又能见明。明暗互换。而见性不改。以一性而见两境。云何言非异耶。

 

五破非自出。

 

汝更细审。微细审详。审谛审观。明从太阳。暗随黑月。通属虚空。壅归大地。如是见精。因何所出。见觉空顽。非和非合。不应见精。无从自出。

 

我已发明见性。无同无异。汝更细心审察。明从太阳而出也。微细审详。暗随黑月而有也。审谛。通属虚空而来也。审观。壅归大地而生也。凡是所见。各有生处。如是能见之精体。因何所出耶。此言明暗空。各不生见也。见是觉明性。空是顽冥性。故非和非合。此言明暗空。不共生见也。不应见精无从自出。理无自生。故曰不应。

 

三例前大。二。初例前均大。二指迷令悟。今初。

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

使用道具 举报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07-2-9 07:10:21 |显示全部楼层

若见闻知。性圆周遍。本不动摇。当知无边不动虚空。并其动摇。地水火风。均名六大。性真圆融。皆如来藏。本无生灭。

 

见闻知。皆根性也。见性与色空明暗。非同非异。故曰。性圆周遍。见不迁改。故曰。本不动摇。如是见性。与地水火风空。均名六大。地水火风。或隐或现。故名摇动。见性本真。处于色空之间。各不妨碍。故曰圆融。其不妨碍者。以此六大。同是如来藏。本不生灭故。

 

二指迷令悟。

 

阿难。汝性沉沦。不悟汝之见闻觉知本如来藏。汝当观此。见闻觉知。为生为灭。为同为异。为非生灭。为非同异。

 

阿难。为世相所惑。没溺于声色之中。故曰。汝性沉沦。不悟见闻觉知。本是如来藏。而谓四大变化所成。汝当观此见闻觉知。六根之性。为生为灭之因缘性耶。为同为异之和合性耶。为非生灭之自然性耶。为非同异之非和合性耶。四性俱非。非如来藏而何耶。

 

四斥迷执。二。初斥迷真。二斥执妄。今初。

 

汝曾不知。如来藏中。性见觉明。觉精明见。清净本然。周遍法界。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。如一见根。见周法界。听嗅尝触。觉触觉知。妙德莹然。遍周法界。圆满十虚。宁有方所。

 

性见觉明。言见从觉起。见即觉也。觉精明见。摄见归觉。觉即见也。觉见不二。故曰清净。无有出处。故曰本然。听性。耳根也。嗅性。鼻根也。尝触性。舌根也。觉触性。身根也。舌身二根。根尘相触。方能知觉。故二皆名触也。觉知性。意根也。并见性眼根。为之六根。妙德者。言六根各有照境之功德。以能明能暗。能动能静。能通能塞。能苦能淡。能离能合。能生能灭。功能不一。故曰妙德。莹然。清净而有光明也。无所不见。无所不闻。故曰。周遍法界。圆满十方虚空。无在无不在。故曰。宁有方所。

 

二斥执妄。

 

循业发现。世间无知。惑为因缘。及自然性。皆是识心分别计度。但有言说。都无实义。

 

见性本来周遍法界。循众生业感而发现。世人无知。惑为因缘生。或为自然有。皆是妄想计度。未得见性之真相也。问。前文已经十番显见。云何更言见大耶。答。十番显见。但显其见性是有。以破阿难离缘尘识心。则我无心也。此文见大。明见之本源。发于何处也。前浅后深。非同也。问。前云见与见缘。元是菩提妙净明体。非明见之来源乎。答。十番显见后。虽标见性之来源。而未发明如何而来。故阿难请示觉心。而如来发明藏性也。亦可云见与见缘。元是菩提妙净明体。为正文。四科七大是解释也。

 

古解根大。会归八识。不会归藏性。谓根大即八识见分故。有批此解。违背经文。云汝曾不知如来藏中。性见觉明等。有云。八识是生灭法相。如来藏。是不生灭真性。不可浑然也。有云。前五大是色法。后识大是心法。前五浮尘胜义二根。及六浮根。皆五大色摄。胜义意根。归识大摄。又前五根不取浮胜二色根。但取任运照现量境。一种功能。于第六根。不取浮根色法。但取胜义。默容诸法。一种功能。当知即是八识见分。寄在六根门头。缘彼现量六尘。立为根大。有云。性宗浮尘胜义二种色根。同有五精明。名真精性。亦不的指八识见分。此文有种种解释不同。难以枚举。其不同之基础。在未了如来藏。与阿赖耶之同异点。及浮尘根。与胜义根之同异点。若了此两种问题。则一切纠纷自息矣。请试言之。如来藏。与阿赖耶。同一体质。无二法也。其所以立二名者。因位置不同。位置者何。真如未随缘。名如来藏。已随缘。名阿赖耶。亦即在诸佛名如来藏。在众生名阿赖耶。如人行于正道。名为君子。行于邪径。名为小人。一体二名。义如是也。若云。如来藏与阿赖耶。体性各别。即诸佛与众生体性各别。然则。诸佛外有众生。众生外有诸佛耶。若如来藏外有阿赖耶。则如来藏不能周遍法界。与赖耶对立故。若阿赖耶中无如来藏。则众生无佛性。若阿赖耶亦如来藏所有法。云何此经四科七大摄尽色心诸法。而不摄阿赖耶。如来藏不摄阿赖耶。从可知阿赖耶非如来藏所生。亦可知如来藏即阿赖耶也。起信论云。依如来藏有生灭心。所谓不生不灭与生灭和合。非一非异。名为阿赖耶识。此中不生不灭。即如来藏。为赖耶体。亦名自证分。生灭心。即六根性。为赖耶用。亦名见分。若云六根。从如来起。非赖耶见分者。且问。如何是赖耶见分耶。众生妄心虽多。不出六根。妄境虽多。不出六尘。若云六根外。另有赖耶见分。即六根外另有心。六尘外。另有境。我恐举世无有信者。六根既为赖耶见分。应会六根归赖耶。云何今经会六根皆如来藏性耶。当知六根。虽为赖耶见分。实赖耶因六根而得名。非六根由赖耶而起也。是以起信论云。依如来藏有生灭心。非依赖耶有生灭心也。有生灭心。而后变如来藏为阿赖耶。赖耶与生灭心相因而成。亦与生灭心相因而灭。故收摄六根时。即赖耶变为如来藏性时。赖耶名灭故。此所以会六根归藏性。不归赖耶也。如是言见大是八识见分。会见大归八识者。及言见大非八识见分。会见大归藏性者。各有一是一非。故余谓未了藏性。与赖耶同异点也。本经云。由明暗等。二种相形。于妙圆中。黏湛发见。见精映色。结色成根。如是众生之眼根。因见与色结合而成。更无他缘也。根之元始。即明暗二尘。目此二种相形。名为清净四大。火大是明性。地水风皆暗性故。四大是根之外表。故名浮尘。见精有照境之胜用。故名胜义。浮尘与胜义结合。则成根。浮尘与胜义分。则皆不成根。彼云。浮尘胜义。皆色法。另有照境功能。又有云。浮尘胜义。同有五精明。如此二说。皆谓浮尘外另有胜义。然则。众生有十二根耶。六根。为佛所说。人亦共知。胜义六根安在哉。若无所表示。有名无实。何名胜义。且问。今之见大。是浮尘耶。是胜义根耶。是浮尘。则失胜义。是胜义。则失浮尘。二俱有过。又浮尘六根。照六尘境。不知胜义六根。照何境耶。浮尘六根。生六识。不知胜义六根生何识耶。若无所照。无所生者。何以为之根耶。再则。众生有两种根。即有两种见性。岂有此理乎。彼等又云。外五根。浮尘。胜义。皆色法。内意根。浮尘是色法。胜义是心法。观今经所明。六根皆心色结成。并无如彼分别。总之未了浮尘胜义之同异点。故有如许是非。若了浮尘胜义合而为根者。群讧自泯矣。

 

七示识大。四。初示识性。二破妄计。三例前大。四斥迷执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识性无源。因于六种根尘妄出。汝今遍观此会圣众。用目循历。其目周视。但如镜中。无别分析。汝识于中。次第标指。此是文殊。此富楼那。此目犍连。此须菩提。此舍利弗。

 

根尘为缘而生识。识从缘生。幻妄而有。故无本源。其目周视。但如镜中。无别分析。此明眼根也。次第标指。此文殊等。此明眼识也。根能现境。故如镜照相。无别分析。即了境之总相也。识能别境。故能分别一切。即了境之别相也。六根与六识。其差别如此。法相云。眼识初起。如镜照相。不滞名言。无别分析。同时意识。分别计度。标指一切。彼以意识作眼识。复以眼识为眼根。我不知彼置眼根于何地耶。我又不知彼意识。云何能缘色尘耶。彼观此经。不悟自谬。反谬佛经。又恐违佛。故谓经是伪造。此经可云伪造。不可云一切经皆伪造。可云一切经皆伪造。不可云现前事实是伪造耶。学佛者之用心。何如此耶。

 

二破妄计。二。初总征。二别破。今初。

 

此识了知。为生于见。为生于相。为生虚空。为无所因。突然而出。

 

此总问识之生处也。

 

二别破。五。初破见生。二破相生。三破空生。四破无因。五破自有。今初。

 

阿难。若汝识性。生于见中。如无明暗。及与色空四种必无。元无汝见。见性尚无。从何发识。

 

若从见生识。则于相无关。明暗色空。是见之生缘。离明暗色空。见无所存。见不自存。云何发生识性。

 

二破相生。

 

若汝识性。生于相中。不从见生。既不见明。亦不见暗。明暗不瞩。即无色空。彼相尚无。识从何发。

 

若相能生识。于见无关。相即明暗色空之相也。见是相之生缘。相离见。如见离相。亦无所存。相自无存。识从何而发生耶。

 

三破空生。

 

若生于空。非相非见。非见无辨。自不能知。明暗色空。非相灭缘。见闻觉知。无处安立。处此二非。空非同无。有非同物。纵发汝识。欲何分别。现行本。(空则同无)。宋本。(空非同无)。

 

若生于空。而非见生。亦非相生者。非见。则无能辨之心。无能辨之见性故。自不能知明暗色空之相。非相。则灭所缘之境。无所缘之境故。见闻觉知之心无处安立。处此二非之间之空性。谓此空是空也。则非同无。空之空。不同无之空故。谓此空是有也。则非同物。空之有。不同物之有故。如此空中。纵然发生汝识。而无见相。欲于何处起分别乎。无分别。不名识故。空不生识明矣。

 

四破无因。

 

若无所因。突然而出。何不日中。别识明月。

 

凡有所识。必有所因。如因日故。识日。因月故。识月。若无因而有识者。如午间既不因日。而能识日。何不不因月。而能识月耶。日中既不识月。而识日者。识非无因而识明矣。

 

五破自有。

 

汝更细详。微细详审。见托汝睛。相推前境。可状成有。不相成无。如是识缘。因何所出。识动见澄。非和非合。闻听觉知。亦复如是。不应识缘。无从自出。

 

我已发明汝之识缘。无有生处。恐有遗泄。汝更细审。微细详审此见性。则依托于汝之眼睛。境相则推之于前尘。可以状况者。则成有相。无所相形者。则成空无。皆非生识之处。如是汝之能缘之识心。因何而出耶。此明根尘皆不生识也。识心攀缘一切。是为动性。见性静鉴一切。是为澄性。一动一澄。故非和非合。此明根尘不共生也。眼识如是。余识亦皆如是。不应识缘无从自有。理无自生。故云不应。

 

三例前大。二。初例前均大。二指迷令悟。今初。

 

若此识心。本无所从。当知了别见闻觉知。圆满湛然。性非从所。兼破虚空。地水火风。均名七大。性真圆融。皆如来藏。本无生灭。

 

本无所从。按定所辨也。无所从故。非因缘。非自然。非和合。非不和合。则显然是圆融真性矣。当知此了别识。及见闻觉知六根性。兼空地水火风。均名七大。何以故。其性真。而能于前六大圆融。非同非异。以其皆如来藏。不生灭性。故如此耳。

 

二指迷令悟。

 

阿难。汝心粗浮。不悟见闻。发明了知。本如来藏。汝应观此六处识心。为同为异。为空为有。为非同异。为非空有。

 

心粗故。不能察细境。心浮故。不能照深理。是故不觉悟从见闻性发明之了知识心。本是如来藏。不然。汝应观此。眼耳鼻舌身意。六处识心。各有缘境。故非同。同为识性。故非异。有能缘。故非空。无形相。故非有。境异识同。故非非同异。体无用有。故非非空有。如是远离一切诸幻化相。非如来藏而何耶。

 

四斥迷执。二。初斥迷真。二斥执妄。今初。

 

汝元不知。如来藏中。性识明知。觉明真识。妙觉湛然。遍周法界。含吐十虚。宁有方所。

 

性识者。性中之识。未发生于外也。明知者。言性中之识。即了了常知离能所绝对待也。觉明真识者。觉体之明。即是真识也。非空非有。离尘之觉。名曰妙觉。无去无来。故曰湛然。无法不可了别。故曰遍周法界。十虚。即十方虚空也。十方虚空。皆因识心分别而有。识灭。则十虚灭。灭即含义。生即吐义。十虚随识有无。故曰。含吐十虚。宁有方所耶。前六大。皆归此心之所缘。故有随众生心。应所知量等云。此识即众生心。故不云随心等也。

 

二斥执妄。

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寂灭为乐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布施网 ( 渝ICP备16011535号  点击这里给客服发电邮

GMT+8, 2018-1-18 09:49 , Processed in 0.205377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布施网法律顾问:周治均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号:19020511008028

© 2001-2012 布施网

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140号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