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施网在线供佛布施网慈善点击“护国·报恩”甚深般若奥运报数系统布施网简体大藏经阅读
仁王护国网上坛城护国伽蓝阁在线祭祀僧伽图文网站全新推出!如何使用般若奥运报数系统?
查看: 69|回复: 0

[其它] 贤愚经白话盖事因缘品第三十八卍南无阿弥陀佛 [复制链接]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12-4 20:20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发表于 2018-1-14 12:15:08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摘自《无量香光网文章集锦》



    身口意常行,清净十业道。
    人知奉其上,君父师道士,
    信戒施闻慧,终吉所生安。
    谛知五阴法,深修六和敬,
    远离不恭敬,除去六触身,
    观六度相续,舍彼六爱身。

    往昔所造诸恶业,皆由无始贪瞋痴,
    从身语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忏悔。
    罪从心起将心忏,心若灭时罪亦亡,
    罪亡心灭两俱空,是则名为真忏悔。

    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,
    愿诸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,
    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,我心怡悦,
    于诸众生永离贪嗔之心,住平等舍。

    一切法,无所有,毕竟空,不可得。
    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。
    无我见,无人见,无众生见,无寿者见。
    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。
    诸行无常,一切皆苦,诸法无我,寂灭为乐。
    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
    若人欲了知,三世一切佛,应观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。



    阿闍黎存念,我弟子妙音,
    始从今日,乃至命存,
    皈依佛陀,两足中尊;
    皈依达摩,离欲中尊;
    皈依僧伽,诸众中尊。(三遍)

    诸佛正法圣贤僧,直至菩提我皈依。
    以我所修施等善,为利有情愿成佛。

    众生无边誓愿度,烦恼无尽誓愿断。
    法门无量誓愿学,佛道无上誓愿成。

    真诚 清净 平等 正觉 慈悲
    看破 放下 自在 随缘 念佛
    敦伦尽分,闲邪存诚,信愿持名,求生净土。

    菩提树下。四十八日。乃于癸未二月七日之夕。入正三昧。二月八日明星出时。廓然大悟。成正等觉。叹曰。奇哉一切众生。具有如来智慧德相。但以妄想执着。不能证得。
    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。有世界名曰极乐。其土有佛。号阿弥陀,今现在说法。
    我作佛时,所有众生,生我国者,远离分别,诸根寂静。若不决定成等正觉,证大涅槃者,不取正觉。
    我作佛时,寿命无量,国中声闻天人无数,寿命亦皆无量。假令三千大千世界众生,悉成缘觉,于百千劫,悉共计校,若能知其量数者,不取正觉。
    我作佛时。光明无量。普照十方。绝胜诸佛。胜于日月之明。千万亿倍。若有众生。见我光明。照触其身。莫不安乐。慈心作善。来生我国。若不尔者。不取正觉。
    我作佛时。十方众生。闻我名号。至心信乐。所有善根。心心回向。愿生我国。乃至十念。若不生者。不取正觉。
    我作佛时。十方世界无量刹中。无数诸佛。若不共称叹我名。说我功德国土之善者。不取正觉。
    东方恒河沙数世界。一一界中如恒沙佛。各出广长舌相。放无量光。说诚实言。称赞无量寿佛。不可思议功德。南西北方。恒沙世界。诸佛称赞。亦复如是。四维上下。恒沙世界。诸佛称赞。亦复如是。何以故。欲令他方所有众生,闻彼佛名,发清净心,忆念受持,归依供养。乃至能发一念净信,所有善根,至心回向,愿生彼国。随愿皆生,得不退转,乃至无上正等菩提。
    若有众生,睹菩提树、闻声、嗅香、尝其果味、触其光影、念树功德,皆得六根清彻,无诸恼患,住不退转,至成佛道。复由见彼树故,获三种忍,一音响忍,二柔顺忍,三者无生法忍。
    无边殊胜刹。其佛本愿力。闻名欲往生。自致不退转。


    南无阿弥陀佛
    南无阿弥陀佛
    南无阿弥陀佛

  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  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  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

    无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万劫难遭遇。
    我今见闻得受持,愿解如来真实义。


    [贤愚因缘经白话]贤愚经白话 盖事因缘品第三十八


      贤愚经白话:盖事因缘品第三十八
      摘要:佛法中将修善积福所累积的福田,分为三种:悲田、恩田与敬田。资助贫穷病弱的人,便是成就悲田的功德;供养孝养父母师长,所成就的便是恩田;对佛法僧三宝的恭敬布施供养便是敬田。
      供养三宝福德最胜,因为唯有三宝住世,佛法才能宣流,这样的布施供养,能彻底的解救众生脱离苦难,就是护持佛法久住世间,无量众生便能因听闻佛法而得解脱。
      盖事因缘品第三十八
      【白话】
      这样的经法我(阿难从佛亲自)听闻,讲法时,佛住在罗阅祇竹林精舍。慧命阿难在竹林中禅坐,心中思惟道:“如来出世,非常奇特。现今佛的弟子们蒙受佛的恩惠,四事的供养没有缺乏,都得到安稳境界,已越过了痛苦的边际。世间的一切君王臣民也得到众多利益,遇到三宝,人民安乐。”这些都进行思维,是世尊的威神之力加持所致。想到这里,从座而起,来到佛前。
      这时世尊正为四众弟子广说妙法,慧命阿难上前整好衣服,偏袒右肩,右膝着地,长跪合掌,向佛讲述在林中的所想。佛告诉阿难:“如你所言,如来出世实在奇特,使一切众生皆获得利益。再者阿难,如来正等觉不仅仅今天护佑利益众生,过去世时也曾利益他们。”阿难对佛说:“不知世尊过去世中利益众生,事情是怎样的呢?”
      佛告诉阿难:“过去久远阿僧祇劫以前,此阎浮提有四条河,两大国王。一位国王名叫婆罗提婆(汉语:梵天),独自占据三条河,人民众多,但性格怯弱;另一个国王名叫罚阇建提(汉语:金刚聚),只拥有一条河,人民也少,但国内人民都勇猛强健。
      时金刚聚坐在正殿中,独自思惟道:“我如今兵将勇猛强悍,但水源较少;他们国家懦弱,却独霸三条河。今当派遣使臣与他和谈索要一条河。如果给我,则我们两国的关系亲密,国中有的好东西,互相赠送,如果有什么艰难之事,也相互前往救援。如其不给,便当以武力威逼夺取。”想到这里,即召集各位大臣共同商议此事。
      众大臣有人说:“现在正是时候。”随即便派使臣到梵天国,使臣详细把金刚聚王的意图告诉梵王。梵王听后,心里想道:“我国财物丰富充实,人口众多。而且这个国家,原来属父王所有,后来父王传给我。如果以武力相争,我不会输给他。”想到这里,就回复使臣说:“现在这个国土不是我自己得到的,是父王赐给的。现在看来,我的力量不次于你,如果你要想武力解决,我不会惧怕。”使臣回到本国,详细告诉(金刚聚)国王。
      (金刚聚)国王随即集合军队,攻打梵天国。两军才一交锋,梵天国的军队便溃败,金刚聚乘胜随后追击,一直追到城边。梵天国众人很害怕,退缩在城里不敢出来。大臣们一起聚集在梵王住所,异口同声地对国王说:“他们国家兵力强盛,我国劣弱,由于舍不得一条河导致今天的惨败。这样用不了多久,恐怕会失去整个国家。恳请大王回心转意,把一条河给他,大家保持关系亲厚,这样我国足以得到安全。”国王便回心转意,同意了众臣的意见。
      他即刻派使者到金刚聚军中,对金刚聚王说:“我们是邻国,何必把关系闹僵呢?你们要的河,现在给你们。我将女儿嫁给你作夫人,国中有珍奇的东西,更会进贡赠送,遇到什么危难急事,也相互救援。”金刚聚便答应了使者的来意,立即迎娶他的女儿,封为夫人。相互和解后,退兵回国。
      过了一段时间,金刚聚王的夫人便觉有了身孕。怀孕后,常时有一自然七宝大盖,正好安住在身体上方,行住坐卧始终不离。到十月怀孕期满,生下一个男孩,身体紫金色,头发天蓝色,光明显耀,举世无双。小孩一出生,宝盖便降在他的身上。国王召来相师们,为小孩看相。相师端详后,举手称颂:“善哉善哉!”他们异口同声对大王说:“今观太子之相,德行威力无比,具足所有大丈夫相,世间希有。”
      国王和群臣喜不自胜,即让相师为他取名。当时的规矩,根据两种事取名字,一是依瑞相,二是依星宿。相师对国王说:“这位太子,入胎以来,有什么瑞相呢?”国王回答:“有七宝盖一直悬在他的上面。”于是便给他取名叫刹罗伽利(汉义:盖事)。用种种殊妙的供养随时奉承讨好他。盖事长大成人后,父王便过世了。葬送完毕,各小王群臣共同拥立盖事为大王。
      盖事治理国政几年后,到城外视察,看见人民耕种劳苦,便问左右大臣:“我国人民为什么做这些劳役?”臣子回答道:“国以民为本,民以谷为命。如果他们不这样做,便无法生存。百姓无法生存,国家也就灭亡了。”国王便说道:“如果以我的福德应该做国王,则愿我的人民获得自然成熟的谷物,不再做这种苦役。”话音刚落,所有人民的粮仓米筐顿时全部充满,种种五谷杂粮,随意获得。
      又过了一段时间,国王又到外面视察,看到人民在砍柴挑水,舂米磨麦,便又问他的臣子:“现在人民还是很劳苦,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臣子对国王说:“人民蒙受大王的恩惠,获得自然粮食。但粮食不能生吃,要做熟后才可以,因此百姓要作成可口的食物。”国王又说道:“如果以我的福德应该做国王,则愿我国内的一切人民,想要进食的时候,就会有自然食品常在其前。”话音刚落,全国上下都获得自然(产生的)食物。
      又过了些时日,国王又出外巡视,见众人都在急急忙忙各行其事,纺纱织布,裁剪缝衣,置办各种衣服。国王问臣子道:“这些人为什么还是如此辛苦劳作呢?”臣子对国王说:“承蒙大王的恩泽,获得自然食物。现在劳作,是为了做衣裳。”国王又说道:“如果以我的福德应做国王,则愿我国内的一切树木长出自然衣服。”话音刚落,国内所有树上都长出美妙的衣服,非常细软,青黄赤白,符合各人的喜好。
      又过了一段时间,国王又出外巡视,看到人民各个都在竞相制作各种乐器,国王又问大臣:“我国人民为什么还是如此辛苦劳作呢?”大臣对国王说:“这些人蒙受大王的恩泽,衣食自然获得,都安居乐业。不过还需要歌舞伎乐,来进行娱乐,所以他们现今正制作乐器。”国王便说道:“如果以我的福德应做国王,则愿我国内所有树上都长出各种乐器,鼓贝、琴瑟、琵琶、箜篌,一切所须,都能称心如意。”
      又过了一段时间,各小王和臣民都来朝拜庆贺,正赶上国王在吃饭,国王随即邀请他们留下来一起进餐。这些臣子享用国王的饮食,百味具足,众人就对国王说:“臣等家里的饮食,味道淡薄,今天享用国王的饮食,美味非凡。”国王告诉他们:“你们这些大臣及百姓,如果想常得到和我一样的饮食,就采用我吃饭的时间(吃饭),(这样)吃饭的人就都能享用到这样的饮食。”
      随即命令司职官吏:“我进餐的时间一到,便敲响大鼓,让所有人民都能听到。在我吃饭的时间进食,他们就会得到百味上妙食物。”从此以后,吃饭的时间就擂鼓,所有人民听到鼓声便想到饮食,百味佳肴便自然出现在面前。人民无忧无虑,快乐无比,无法详说。
      这时梵天国王派遣使者来到盖事王国,对盖事说:“你父亲在世时,我将一条河给了你的父亲。现在你父亲已经去世,应当把河还给我。”盖事王回复使者说:“我现在的国土,以及河水,不是我的威力所致。虽然从你那里获得。但我为一国之君,不须百姓劳苦,这些不过小事情,应放在后面。等到我与你们国王会面,才能商谈国土事宜。”使者回国后,一一告诉国王,梵天王同意他的意见,约定日期相见。
      会面时间已到,二位国王同时前往,各有军队拥卫,人数众多,各自在河的一边安营扎寨。二位国王乘船,在河中相见。此时梵天王初次见到盖事,只见他身色明亮光耀如紫金山,头发奕奕发亮如蓝色琉璃,其目广长,人中少有。恭敬之心不觉油然而生,以为他是大梵天。两王相互问讯后在一处相对而坐,谈论两国的国土,说到索还河水之事。
      盖事说道:“我国百姓,想要什么自然会有,也没有什么赋税徭役之苦。”话还未说完,进餐的时间已到,盖事王的军队擂起大鼓,准备进餐。这时梵天王甚为惶恐不安,以为盖事想杀掉他,心中非常不安,起身谢罪,五体投地,匍匐在盖事王的面前。
      盖事站起身来,告知梵天让他回到座位上,又对他说:“大王为什么恐怖成这样?我的军队进餐时,一直是擂鼓。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我进餐时,谁与我同时进餐,都能获得百味佳肴。”这时梵天王又起身合掌,对盖事说道:“恳请大王普施恩惠,降福于我和我国人民,我们都愿投降归附,使所有百姓都能蒙受您的恩惠。”于是盖事便统领整个阎浮提,所有人民都获得安乐。
      盖事登位后,坐在正殿,文武百官侍立守卫。太阳刚升起时,有金轮宝从东方飞来。盖事王远远看见,当即走下御座,右膝着地,向金轮的方向用手招了三下,金轮便来到跟前,具足千辐,光明晃耀。
      国王对它说:“如果我应当做转轮王,如法所住的地方,你应住在正前空中。”于是金轮宝停在国王的前方虚空中,金轮离地有七多罗树的高度。象宝、神珠、玉女、典兵、典藏宝,依次而至。这时盖事王七宝具足,统领四大部洲,一切众生蒙受国王的恩德,如意享受一切所欲。国王教导命令人民修行十善,命终以后,都转生到了天界。”
      佛告诉阿难:“当时的刹罗伽利王,不是别人,就是现在的我。当时的父王罚阇建提,就是现在我的父亲净饭王。当时的母亲,就是现在我的母亲摩诃摩耶。我因往昔慈爱怜悯众生,常以正法、财物摄受他们,以此因缘,自己得以成佛,三界之中唯我独尊,没有人与我等同。因此一切众生,都应修习大慈大悲、利益群生。”
      这时阿难又对佛说:“不知世尊,在过去世中的刹罗伽梨转轮圣王,是什么因缘而具有如此无量的功德,初入母胎就有宝盖随身而覆?”
      佛告诉阿难:“在过去无量阿僧祇劫以前,此阎浮提波罗奈国的仙人山中,有位辟支佛,长期居住其中。这时辟支佛患病,身体不调,去问医生,医生说道:‘你有风病,要服用乳汁。’当时国中有位商主,名叫阿利耶蜜罗(汉语:圣友)。辟支佛前往他家,讲述患病的原因,求他施乳。
      
      商主很欢喜,便请求供养他,每天供给乳汁,达三月之久。三月后,辟支佛身上的病得以痊愈,非常感激商主的善心,想让商主获大利益,便跃入虚空中,行住坐卧,身出水火,或现巨大的身躯,充满整个虚空,随后又变得很小,可藏入细毛中。如此种种,现出十八种神通变化。圣友非常欢喜,辟支佛从空中下来后,又接受他的供养,过了一些时间,才入了涅槃。
      商主悲痛哀悼,忧思不已。便焚化了他的遗体,收取舍利,装入宝瓶中,建起一座宝塔,以香花、歌舞、音乐等种种美妙之物而作供养。并拿来宝盖,放在顶上。尽其一生,供养这座宝塔。因他以四事供养这一辟支佛,凭此福报,在无量世中,或生天上,或生在人间,豪贵超群,世间无与伦比。”
      佛又告诉阿难:“一切众生,无论在家出家,都应行善积德,生生世世中,都能获得如是利益。”此时阿难及在场大众,闻佛所说,欢喜奉行。
      附原经文:
      盖事因缘品第三十八
      【古文】
      如是我闻。一时佛在罗阅祇竹林精舍。慧命阿难。竹林中坐。心自思惟。如来出世。甚奇甚特。今诸弟子。蒙佛恩泽。于四供养。无所乏少。各获安隐。得尽苦际。一切世间。诸王臣民。亦得大利。遭值三宝。人民安乐。皆悉思惟。世尊威力所致。作是念已。从坐处起。来诣佛所。
      尔时世尊。为四部众。广说妙法。慧命阿难。前整衣服。偏袒右肩。右膝著地。长跪合掌。向佛自说林中所念。佛告阿难。如汝所言。如来出世。实复奇特。令一切众生皆获利益。复次阿难。如来正觉。非但今日祐利众生。过去世时。亦复利益。阿难白佛。不审世尊。过去世中。饶益众生。其事云何。
      佛告阿难。过去久远阿僧祇劫。此阎浮提有四河水。二大国王。一名曰婆罗提婆。独据三河。人民炽盛。然复儜弱。一王名曰罚阇建提。唯得一河。人民亦少。然其国人悉皆勇健。
      时金刚聚。处于正殿。独坐思惟。如我今者。兵众勇悍。而所获水少。彼国儜弱独霸三河。今当遣使和索一河。若与我者。共为亲厚。国有好物。更相贡赠。若有艰难。共相赴救。若其不得。便当力逼而夺取之。作是念已。召诸大臣共议此事。
      诸臣或言。今正是时。即遣驿使。至梵天国。具以王意。宣示梵王。梵王闻此。复自思惟。我国丰实。人众亦多。又此国界。父王所有。转用授我。至于力诤。我不下彼。作是念已。报彼使言。今此国土。非我所得。乃是父王。转用见授。如我今者。力不减汝。汝欲力决。我不相畏。使还本国。具以闻王。
      王即合军。攻梵天国。共战一交。梵天军坏。乘背追蹑。迳至城边。众人怖缩。更不敢出。诸臣相将。悉共集。会诸梵王所。咸皆同心。白大王言。他国兵强。我国儜弱。惜一河水。今致此败。如是不久。惧恐失国。唯愿开意。以一河水与之。共为亲厚。足得安全。王心便回。可众臣意。
      即时遣使。至彼军中。白其王言。我曹比国。用作恶为。所索河水。今以相与。我当以女为汝夫人。国有异物。更相贡赠。急难危崄。共相赴救。时金刚聚。从其来意。即迎其女。拜为夫人。各共和解。回军还国。
      经于数时。其王夫人。便觉有胎。怀妊之后。恒有自然七宝大盖。当在身上。坐卧行立。终不远离。至满十月。生一男儿。身紫金色。头发绀青。光相昞著。世之少双。儿以出胎。盖在其上。召诸相师。令相此儿。相师披看。举手唱言。善哉善哉。异口同音。白大王言。今观太子。德力无比。人相具足。世之希有。
      王及群臣。喜不自胜。即告相师。为其立字。尔时国法。依于二事。而为作字。一者瑞应。二者星宿。相师白王。今此太子。入胎已来。有何等瑞。王答之曰。有七宝盖。恒在其上。便为作字。字刹罗伽利。以众妙供。随时承奉。年至成人。父便命终。葬送毕竟。小王臣民。共立盖事。用为大王。
      治政数年。出外游观。见诸人民耕种劳苦。问左右曰。我国人众。何以作此种种役使。臣答王言。国以民为本。民以谷为命。若其不尔。民命不存。民命不存。国则灭矣。王便言曰。若我福相应为王者。令我民众获自然谷。莫复作此。发言已竟。一切人民。仓篅自满。种种杂谷。随意悉有。
      又经数时。复出外游。见其国人。采薪汲水。舂磨作役。又问臣言。今诸人众。故复劳苦。何以尔耶。臣白王言。蒙王恩泽。获自然谷。谷叵生食。事须成熟。是以庶民。办作食调。王复言曰。若我福德。应为王者。令吾国内一切人民。若欲食时。有自然食。恒在其前。发言已讫。合境皆获自然之食。
      又复经时。更出游观。见人怱怱各执所务。纺织裁缝。办具衣调。王问臣言。此诸人等。何以故尔。辛苦执作。臣白王言。蒙大王恩。获自然食。今者作役。办具衣裳。王复言曰。若我福德。应为王者。使吾国内一切树木出自然衣。适发此语。国中诸树。皆出妙衣。极为细软。青黄赤白。随人所好。
      又经数时。王复出游。见于人民各各竞共作诸乐器。王复问臣。我国人民。何以故尔。劳烦执作。臣白王言。此诸人等。蒙大王恩。衣食自然。各获安隐。事须妓乐。用自娱乐。是以今者治妓乐器。王便言曰。若我有福。应为王者。令我国中一切树上。皆有种种乐器。鼓贝琴瑟。琵琶箜篌。一切所须。称意悉有。
      又经数时。诸王臣民。悉来拜贺。值王食时。时王即请。留与饮食。尔时诸臣。得王饮食。百味具足。咸共白王。臣等家食。其味薄少。今得王食。美味非凡。王告之曰。卿等臣民。若欲常得如我食者。用吾食时。食者皆得如是之食。
      即敕司官。吾食时到。恒鸣大鼓。令诸人民悉得闻知。用我时食。当得百味上妙之供。从是已后。食便鸣鼓。一切人民。承音念食。百味上馔。自然在前。人民优乐。不可具陈。
      时王梵天。遣使来至盖事王国。语盖事言。汝父在时。我以河水。用与汝父。汝父已终。宜当还我。时盖事王。报彼使曰。我今境土。及以河水。亦非我力。虽从汝得。然我为王。不劳民物。此盖小事。宜停在后。须我面与汝王相见。乃当宣备国土之要。使还到国。一一白王。王然其意。克日共期。
      期日已满。二王俱进。军众围绕。甚多无数。各安大营。在河一边。二王乘船。河中相见。时王梵天。初见盖事。身色晃曜。如紫金山。头发奕奕。如绀瑠璃。其目广长。人中难有。敬心内发。谓是梵天。到相问讯。对坐一处。谈两国土。论索水事。
      盖事报曰。我国人民。所欲自然。亦无赀输王役之劳。所言未讫。食时已至。盖事王军。鸣鼓欲食。时梵天王。甚以惶惧。谓欲牵摄而取杀之。怖不自宁起谢己过。手足四布。腹拍前地。
      盖事自起。晓令还坐。复语之曰。大王。何以恐怖如是。我军食时。恒自鸣鼓。所以尔者。是我食时。用我时食。皆获百味上馔之供。时王梵天复起合掌。白盖事曰。唯愿大王。普见临覆我及国人。悉愿降附。令诸民庶悉蒙恩泽。于是盖事。典阎浮提。一切人民。尽获安乐。
      登位之后。处于正殿。群僚百官。宿卫侍立。日初出时。有金轮宝从东方来。王遥见之。即下御座。右膝著地。向于轮所。以手三招。轮已来至。千辐具足。光色昞著。
      王告之曰。若我应作转轮王者。如法住处。汝便住中。于是轮宝。当在王前。虚空中住。其轮去地。七多罗树。象宝。神珠。玉女。典兵。典藏等宝。次第来至。时盖事王七宝具足。典四天下。一切众生。蒙王恩德。所欲自恣。王悉教令修行十善。寿终之后。皆得生天。
      佛告阿难。尔时刹罗伽利王者。岂异人乎。我身是也。尔时父王罚阇建提。今现我父净饭王是。尔时母者。今现我母摩诃摩耶是。我因往昔慈愍众生。恒以财法。而摄取之。从是因缘。自致成佛。三界独尊。无与等者。以此义故。一切众生。皆应修习大慈润益。
      尔时阿难复白佛言。不审世尊。过去世中。刹罗伽梨转轮圣王。以何因缘获如是等无量功德。初入母胎。宝盖随覆。
      佛告阿难。乃往过去久远。无量阿僧祇劫。此阎浮提。波罗奈国。仙人山中。有辟支佛。恒于山中止住。时辟支佛。患身不调。往问药师。药师语曰。汝有风病。当须服乳。时彼国中。有一萨薄。名曰阿利那蜜罗。时辟支佛。往告其家。陈病所由。从其乞乳。
      萨薄欢喜。便请供养。日给其乳。经于三月。三月已竟。身病得瘥。感其善意。欲使主人获大利益。踊在空中。坐卧行立。身出水火。或现大身。满虚空中。又复现小入秋毫里。如是种种。现十八变。于是圣友。极怀欢喜。复从空下。重受其供。经于数时。乃入涅槃。
      萨薄悲悼。追念无量。耶旬其身。收取舍利。盛以宝瓶。用起鍮婆。香华妓乐。种种妙物。持用供养。所捉大盖。以置其上。尽其形寿。供养此塔。由其供养一辟支佛。四事供养。因此福报。无量世中。或生天上。或处人中。尊豪挺特。世之少双。
      又告阿难。一切众生。在家出家。皆应修福。生生之中。获如是利。尔时阿难。及诸会众。闻佛所说。欢喜奉行。





    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涂苦。
    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    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自净其意 是诸佛教
    诸行无常 一切皆苦 诸法无我 寂灭为乐
   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做如是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手机版|布施网 ( 渝ICP备16011535号 

    GMT+8, 2018-5-21 05:12 , Processed in 0.329186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    布施网法律顾问:周治均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号:19020511008028

    © 2001-2012 布施网

   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140号

    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