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国伽蓝阁
布施网在线供佛布施网慈善点击“护国·报恩”甚深般若奥运报数系统布施网简体大藏经阅读
仁王护国网上坛城护国伽蓝阁在线祭祀僧伽图文网站全新推出!如何使用般若奥运报数系统?
查看: 26|回复: 0

[佛教期刊文章选摘]佛教故事系列(佛蕊) [复制链接]

Rank: 13Rank: 13Rank: 13Rank: 13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12-4 20:20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发表于 2017-12-9 10:49:05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摘自《无量香光网文章集锦》


    佛教故事系列
    佛蕊

      金刚公主变身
      舍卫国的波斯匿王,正值弄瓦之喜,本该庆贺一番,然而,初生的女婴,非但没有给王室带来喜悦,反而带来了烦恼忧虑。
      原来,这号波阎罗,名叫金刚的女婴,生来就丑得吓人;肌肤粗糙得像骆驼皮,头发又粗又硬犹如马尾,人不像人,动物也不像动物。波斯匿王眼见婴儿,心中既惊又怪,真不知道为何出这怪胎来。然而,婴儿虽丑,毕竟是未莉元妃所生,嗯,还是应当秘密的遣派专人抚养才是,波斯匿王心中拿定主意,随即便告诫宫女、侍者等,勤加看守保护,千万别让外人见到公主的丑相。
      时光荏苒,经年累月待在深宫中的公主,己达适婚年龄,波斯匿王又开始发愁了;女大当婚呀,但,该嫁给谁呢?谁又能接受她?国王常为这事儿整日忧心如焚,真是无计可施了,只好召集大臣们商议:
      “公主已成年,她长相虽丑,也得为她找个归宿啊!你们去找,或推荐,看有谁家儿子比较适合……或许找到家道中落的贵族长者,现在贫穷匮乏,无财无势之类的,倒也无仿。”
      国王想找乘龙快婿,群臣自是奉诏找去,果然,有位贫穷长者之子,外貌条件倒还行,于是快马加鞭,将他带回王宫。国王一见此人一表人才,心里颇觉满意,不过,这位英俊潇洒的青年能否接受女儿,心里却一点把握也没有。虽是一国之君,由于是笃信佛教的仁人君主,是不会干出逼婚那档事儿的。国王想和他私下谈,于是遣散众臣,据实以告:
      “我有一位女儿,面貌非常难看,想找个人嫁了吧,但,始终没有适合的。我听说,你家曾是望族,今日虽落魄……嗯,物质钱财都由我来供应,这不成问题,但,你能否同意和我的女儿结成连理呢?”国王心中殷切期望他能接纳公主,但,又不能表现得过于急切,以免有失尊严,沉着地等他回答。
      长者儿子先是一楞;国王竟表示愿把公主许配给自己,仿佛天上掉下来的礼物,好一会,他才回过神来,立刻恭敬跪道:
      “就算是国王以狗相赐,我也应接受,何况是公主呢,如大王有此旨意,我当奉命接受”。
      国王满心欢喜,立即命人选上吉日,低调地把女儿下嫁给贫穷长者子。并为新婚夫妇盖七重门阁的宫殿和房舍。国王还特别嘱咐驸马爷:
      “门的钥匙,你随身携带,如果出门,一定把门窗关好,我女儿长得丑,前所未见,实在不好让外人看到她容貌。所以,让她呆在家中。”
      于是乎,驸马爷经常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,国王派人送食物、钱财、和一切所需,供应给女婿,令他无所匮乏。接着,又赐他为大臣。
      驸马爷有钱有势之后,不免和达官贵人交往起来。但,每次宴会,最让大家疑惑的是:大家都带自己的老婆,或者女陪,唯大臣独来独往,到底有何隐情?于是,有一人先发难,半开玩笑地说:
      “你为何不带老婆出席呢?”
      接着,大家跟着起哄: “是否夫人太漂亮,有倾国倾城之貌,不舍得叫人看。”在座的一人说。 “哦,我说嘛,要不就是丑八怪,不敢带来亮相。”有人悄悄附耳道。
      驸马爷只是腼腆笑着。这更激起大家的好奇心。
      有一人私语提议道: “不如我们设计他,把他灌得烂醉,待等他醉了,取他门钥偷偷瞧瞧去!”
      于是,大伙把大臣灌醉了,偷取他的钥匙,并派五个人前去探个究竟。
      此时的金刚公主,正独自在深宫大院,她烦闷懊恼地想:每每夫婿出门,总把自己锁在屋内。唉!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,竟被丈夫如此厌恶,常被幽禁在深宫里,看不到日月星辰。也不能接见外人。这难道我就是这个命吗?哦,不,我应该祈求佛陀来救度我,难得遇佛现住世,不知润泽饶益多少众生,度脱无数苦厄,现在,我何不至诚遥礼世尊……
      想到这里,公主至诚恳切求佛降临,面向佛陀的方向合掌顶礼,默念着:唯愿世尊慈悲垂愍,到我面前来,让我蒙受佛的教,晦。
      佛陀遥知公主心意。无所不在的法身降临,金刚公主看到灿烂光芒从地中涌出,佛陀绀琉璃色的璀璨绀顶显现,公主欣喜异常,不觉生出无限敬慕,这瞬间,金刚公主头发云丝雾鬓柔软犹如秋水。
      佛陀面容庄严、慈悲垂目,公主无以复加地欢悦涌上心头,顿时,公主的面容突然变得明眸皓齿,粗糙的皮肤也变得光滑柔嫩,犹如紫檀金色的佛陀上半身金光晃昱显现,公主一见倍加欢腾,因心生欢快,丑恶的躯体顿时变得娴娜多姿。
      佛因怜悯而显现全身,公主目不转睛凝视,欢喜雀跃无以复加,身体顿时变得亭亭玉立,国色天香。
      所有丑态面目消失殆尽后,公主生出无上信心。这时,佛为公主说法,公主立即证得须陀洹果。佛陀隐然消逝,留下变身后的公主。
      话说,五人已来到驸马爷家门。他们小心翼翼开了锁,推门而入,左看右探,发现一条装饰栏杆的幽闭小径,便蹑手蹑脚来到后院,不料别有洞天,雕龙画栋犹如宫殿的房舍尽收眼底,五人前后缓步跫到窗底下,分别把头慢慢往上一探,顿时惊为天人,一人低声惊呼:
      “哇,好美呀!”
      “哼,怪不得不带她出来,就怕别人多看几眼!或居心不良的人……”
      “嘘,”另一人制止。
      另一人则摆摆手,作势要大家退回,于是,五人轻手轻脚回大门,上了锁,飞奔而回。
      到宴会大厅,把驸马爷那从不离身的产钥,轻手轻脚系回他腰带上。这时,驸马爷迷迷糊糊中转醒,一看宴会已结束,驸马爷便告辞而去。
      打开自家大门,才抬眼,见绝世美女近在眼前,心中一阵悸动,可真是天仙下凡呀,半响,他故作严肃道:
      “你是何人?”
      “我是你的妻子呀!”公主答道。
      驸马爷心中一怔,心中起大疑惑;难道她不知公主丑样世间少见,那和美女可是天壤之别呀,她竟冒充公主。他沉下脸顺着美女的话问道:
      “公主以前是非常丑的,为何今天又美貌异常?”
      “我是因佛陀垂悯,才有如此殊胜的变化呀。”公主把这件不可思议的事详细地告诉给了夫婿,公主表示想和父王见面,想久未与父母见面,双亲也一定很高兴自己的变化吧。
      驸马爷喜上眉梢,也想回去报喜呢,于是,兴高采烈地上马飞奔入宫,禀告国王:“公主很思念大王,想见见您。”做为女婿的驸马爷说。
      “快别说这事儿了,现在,你快快回去,谨慎小心地关好门窗,别让她迈出大门一步呀!”国王说。
      “父王,公主蒙佛神恩,一夕之间竟变得端庄秀丽与天女无异!特别想见父王。”驸马爷道。
      一听是佛陀垂恩,国王立即说道: “果真如此!速带她入宫吧。”
      国王立刻命人整车严驾,随着驸马爷去把女儿接回来。
      金刚公主一进宫,国王见女儿竟变得美貌非凡,世所罕见,一时之间喜出望外,下令备车起驾,招来夫人、众大臣,连同公主夫妇,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只树给孤独园,恭敬地顶礼佛。
      众人退于一旁后。国王跪在佛陀前问道:
      “世尊,不知女儿宿世积何福德,身生豪贵富乐之家:又不知道造何罪业,身形丑陋,皮毛粗硬,形同畜类?唯愿世尊开示。”
      佛告诉大王说: “世间女子,为悦己者容,然而,女性容貌却常非己所愿:外貌的美丑,乃过去世罪业或修福所感召。
      往昔,波罗奈国内有位富甲一方的大长者,长期供养一位辟支佛。这位辟支佛身躯奇形怪状,丑陋无比,皮肤布满了疙瘩,粗糙得让人不忍卒读。长者有位淘气顽皮的小女儿,见辟支佛天天来,看辟支佛不顺眼,心生恶心轻慢。
      ‘你长得这么丑,皮肤又这么难看,像一只赖皮狗天天来,真讨厌呀!’小女儿骂道。就这样,小女儿,动辄嘲讽漫骂。
      辟支佛怎会和她一般计较呢,不以为意地依旧如往昔来接受供养。久之,年龄渐长的辟支佛就要入涅槃了。这时,辟支佛为长者全家说法,并变化神通:飞腾虚空,身出水火,在蔚蓝的天空东西南北四方忽隐忽现,又在空中坐卧不坠,最后,辟支佛自空飘然而下,回到上座。长者全家目睹此神通变化,欢欣雀跃。小女儿则目瞪口呆,看完辟支佛的神通后,心生大忏悔,
      自责道:
      ‘唯愿尊者,宽恕我先前的骄纵;恶出恶言,望你不要放在心上,并祈求你能保佑我,消除罪障。’辟支佛慈悲地接受了小女儿的忏悔。”
      说到这里,佛陀向国王开示道:
      “国王,那时长者的小女儿,就是您现在的公主。过去世,因毁谤批评圣贤辟支佛,而今常受丑陋身形果报。她见辟支佛神通变化后,及时忏悔,故能亡羊补牢,而今,因缘成熟所以得美丽卓越容貌。至于你刚才的提问:为何公主能出生富贵人家呢?此乃因过去世曾供养辟支佛,故生生世世生长于富豪之家。”
      在场的波斯匿王、群臣及一切大众,听闻佛说因缘果报,又体验到公主竟恶口骂辟支佛造业感果,直到今身。此一因果变化,让大家领悟到身、口、意都能造业,个个生起对佛法的信仰,在佛前披陈发露,忏悔往昔罪业,发愿遵循佛法,依教奉行,以此信心和恭敬,有人证得须陀洹果,有人证得四果,也有的人发无上平等意,证到了不退转的果位。
      (贤愚经卷,波斯匿王女金刚品)

      入裸体之乡
      佛陀在尚未成佛前的某一世,以同理心取得了裸体国人民认同,却引来兄弟阋墙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      这就要从他俩的一个计划谈起了。
      兄弟俩人商量:打算带国内土特产品,到裸体国去销售。
      但,有一个主要障碍是:如何面对惯于赤身裸体的风土民情?如果穿着本国服装,堂而皇之进其境,总显得格格不入。不穿嘛,又实在难以克服心理障碍。
      “到别人的家乡国土,入境随俗比较好,我们虽来自礼仪之邦,但,言语上,最好谦虚点,更别显出高高在上文明人的姿态,以便取得当地人认同……”弟弟说。
      “礼真礼节不可少,仁义道德怎可让步?光天化日下一丝不挂,这不是摧毁我传统的礼仪文化!”哥哥坚决反对。
      “古圣先贤虽留下良好道德遗产,但,外在形式不代表内心道德折损,起初,也许被同乡人讥笑或叹息,不过,这也只是暂时变通……”弟弟说。
      两人讨论虽未达成共识,但,还是依原定日期,偕同到裸体国。临入境时,哥哥又觉不妥,自觉进退维谷地皱起眉道:
      “你先进去探查一下,我们好知进退得失呀,有什么结果,你再派人回来报告。”
      “好的。”弟弟允诺。
      哥哥就近住宿,左等右等,近十天,弟弟终于派人回来。
      哥哥一听来人说:必须遵守当地风俗人情等语,哥哥火气又上宋了,吹胡子瞪眼睛骂道: “什么!屈从这下贱的畜牲行为,难道是仁人君子?这事他做得出来,我可不干!”
      话说,弟弟在裸体国。当地,每月月底和中旬的十五日,定期举办营火狂欢舞会。大伙以麻油膏涂脸,白土画身上,将各种动物骨头串成的项链挂颈项上,手执两石敲击为乐,男人也手牵手绕着营火载歌载舞,其乐融融、不亦乐乎!土著人热情地拉弟弟加入,他起初有些腼腆,又不好特立独行,于是,也抹麻油膏涂白土,随其舞而跳起来,裸体的人们拍手鼓掌,不时发出土著人特有的欢呼和赞叹,国王也点头微笑。就这样,他赢得当地土著的钦佩和爱敬。
      会后,土著人们争先恐后向他购物,国王也愿化十倍价钱买下全部货物。
      几天后,哥哥盛装穿戴,雇了辆马车,以文明人的绅士姿态,伴随着“咯达、咯达”的马蹄驰入裸体国。
      他沿途所见,尽是光溜溜身体的土著人。实在太不象话了!就算再没有羞耻心的人,也该有块遮羞布呀!再看那落后的草房,不讲卫生的人们,哥哥一肚子不满。逢人就以教化的口吻,动辄以严苛的标准批评,张口闭口是这样也不好、那样也不对,如此这般,激起了民愤,也引宋国王忿怒,愤怒的民众挥舞木棒,一哄而上抢夺他的钱财货物,还嚷嚷着打骂。弟弟闻声赶来,请求放了哥哥,才未酿成出人命的大祸。闹出这么一场风波,弟弟劝哥哥早日回国,好避风头。
      上了马车,沿途热忱的土著人亲切地和弟弟握手、挥手欢送,而哥哥却只耳闻赶着来的土著人的怒骂声。
      回到本国境内,哥哥满腔怒火。
      “为何他们对你这般亲密?却对我如此仇视?……你受到莫大的欢迎和好处,我却像过街老鼠一样被人打骂,一定是你在挑拨离间。”哥哥怒骂道。
      弟弟努力解释着,却见哥哥瞪眼一挥手,说道: “别说那么多废话了!从今以后,我和你誓不两立,生生世世永不和解。”哥哥发誓道。
      啊,哥哥竟说出如此绝情的话!
      “哥啊,我要事奉您如同对自己一般,绝不违背今日的誓言。”事到如今,只能以善念来解冤仇了。弟弟悲伤哀痛地流下泪来:我是何其无辜呀!如今被哥哥深深地误解,唯有修行佛法,才能让冤业了结呀。弟弟抹去眼泪,立下誓言道:
      “愿我逢佛出世,听闻佛法,让我能亲自事奉比丘,能报答父母、众生、国家、三宝之恩。生生世世宏扬大乘佛法,救度一切众生”。
      说到这儿,佛陀告诉比丘们说: “那时的弟弟是我,哥哥就是提婆达多。”
      (经律异相卷,出孔雀王经又出无极集经)

      愚痴的人也能证悟
      在佛陀度化的芸芸众生中,不独像周利盘陀伽这般低能智商的人证悟,而另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,就属摩诃卢比丘了。
      那时的摩诃卢,常住多摩罗国距首都七里处的精舍里。另有五百沙门在此,读经行佛道。
      精舍内五百比丘,曾合力教导摩诃卢佛法,数年寒暑下来,却令大家失望了,他笨拙得连一首偈子都学不来。久之,谁也不愿搭理他了,还特别轻视他,常令他或留守精舍或洒扫四周环境。
      某日,国王邀请精舍比丘们,到王宫接受供养,一如往常,只留摩诃卢留守精舍。
      精舍里空空荡荡的,空气里寂静得连自己的喘息声都能耳闻,想到这一世如此愚痴,连一首偈子也背不了,以至常被奚落瞧不起,他哀伤地想。
      “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,不如一死百了!”
      他当下拿了一条绳子,转到后园的大树下,正想上吊。
      就在这瞬间,佛陀以天眼遥见此一紧迫情境,立即幻化成树神,现出半身人形,呵阻道: “比丘!你为何要这么做!”
      被这么一问,摩诃卢辛酸涌上心头,积压多时的委屈,终于得以一吐为快,说着说着,又不禁悲从中来;他真不知除了一死,自己还有什么出路呢?
      “我,我,不……不想活了!”
      佛陀所幻化的树神说道:
      “别做傻事,自杀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你先听我说说你的前世吧。往昔,迦叶佛在世时,你是精通经、律、论三藏的比丘,门下有五百名弟子。但,你经常自侍聪明才智过人,轻慢弟子,又吝惜佛经义理,不愿轻易教导他人,所以,得到生生世世身心愚钝的果报。唯今,你只有深自忏悔呀!”
      摩诃卢目瞪口呆地听着,此时,树神攸然隐匿不见。取而代之的是光芒四射耀眼的佛身显现,佛陀梵音如天籁般传来,那微妙佛偈犹如醍醐灌顶,甘露润心,顿时,摩诃卢脑中始终混混沌沌如浆糊的感觉消失了,如晴空万里似地清朗无艮。
      摩诃卢眼眶泛着泪光,感觉自己有如重生,一时之间悲喜交加,他顶礼佛足,思惟佛偈中的义理,随即入定三昧,不久,即证得阿罗汉果。他以宿命通了知过去世中无数事,宿世所学三藏经义也一贯入心了。
      佛陀对摩诃卢说道:
      “你披上法衣,手持钵,往王宫赴宴,就坐在五百僧人上座,这些比丘是你前世五百位弟子,你要为他们说法,让他们得道证果,并使国王明白佛法,深信因果;明白五逆十恶是罪,守五戒十善是积福,罪有苦报,福有乐果的道理。”
      摩诃卢遵从佛陀指示。独自前往王宫。
      五百比丘一看,居然是愚笨的摩诃卢不请自来了!眼见他旁若无人,走向上座,还自顾自地坐下盘起腿。
      顿时,座下议论纷纷,难道摩诃卢哪根筋不对了,不呆在精舍,竟跑到王宫来丢人现眼,这毕竟是王宫,五百比丘虽懊恼,但国王在场,因有所顾忌,未敢谴责喝斥他。又考虑到他生性愚痴,正不知道如何是好。此时,国王亲自下座为他盛满食物,哪知摩诃卢竟要为国王讲经说法!他一张开口,大家既惊讶又厌烦。不料,摩诃卢声如洪钟的法音,却辞丰意雄,霈然不可御之势,如雷贯诸比丘之耳不绝如缕。
      在座的比丘惊怖战栗,对自己过去的轻慢,心生大忏悔,顿时,皆得阿罗汉果。接着,摩诃卢为国王说法,对不易懂的深奥经文也详细分解,使国王听闻佛法后,有所领悟,在场群臣百官,认识到佛法是宇宙真理,也纷纷证得须陀洹果。
      (法句譬喻经爱身品)
    摘自《寒山寺》佛教双月刊






    愿以此功德,庄严佛净土。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涂苦。
    若有见闻者,悉发菩提心。尽此一报身,同生极乐国。

    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自净其意 是诸佛教
    诸行无常 一切皆苦 诸法无我 寂灭为乐
   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做如是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手机版|布施网 ( 渝ICP备16011535号  点击这里给客服发电邮

    GMT+8, 2018-1-17 16:48 , Processed in 0.622425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    布施网法律顾问:周治均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号:19020511008028

    © 2001-2012 布施网

   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140号

    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