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     没有帐号?注册

布施网在线供佛布施网慈善点击“护国·报恩”甚深般若奥运报数系统布施网简体大藏经阅读
仁王护国网上坛城护国伽蓝阁在线祭祀如何使用般若奥运报数系统? 
查看: 538|回复: 1

[佛教文化] 《佛教三字经》之禅宗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3-18 22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云海 于 2014-3-18 22:51 编辑



禅宗

【禅宗】

传心印,为禅宗。佛拈花,迦叶通。

授阿难,为二祖。次第承,皆可数。

第十二,号马鸣,造《起信》,大乘兴。

十四祖,名龙树,入龙宫,《华严》遇。

传世间,法雨树。造诸论,施甘露。

廿八祖,达摩尊,来东土,示性真。

离文字,要亲证。有慧可,得心印。

传僧璨,为三祖。《信心铭》,超今古。

第四祖,名道信,知无缚,解脱竟。

五祖忍,居黄梅,东山上,道场恢。

第六祖,名慧能,传衣钵,道大行。

六祖下,二禅师,南岳让,青原思。

南岳下,一马驹,踏杀人,遍寰区。

青原下,一石头,石头路,滑似油。

分五家,派各别。临济宗,行棒喝。

玄要分,宾主别,人与境,夺不夺。

沩仰宗,示圆相,暗机投,义海畅。

曹洞宗,传宝镜,定君臣,行正令。

云门宗,顾鉴咦,一字关,透者希。

法眼宗,明六相,禅与教,无两样。

【禅宗】

传心印,为禅宗 佛之心印,即是般若波罗蜜。五祖令人诵《金刚般若经》,六祖称为学般若菩萨,皆以般若为心印也。后人名为禅宗,是出世间上上禅。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,始有少分相应。

佛拈花,迦叶通 世尊在灵山会上,拈花示众。是时众皆默然,惟迦叶尊者破颜微笑。世尊曰:“吾有正法眼藏,涅槃妙心,实相无相,微妙法门,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。付嘱摩诃迦叶。”

问曰:如来心印,独付迦叶,何也?

答曰:佛在世时,悟道之人,佛为印证。佛灭度后,若无正传,恐落偏邪,故以迦叶为初祖,次第相传,并付衣钵表信。世人悟道,必受祖师印证,方可自信。列祖住世,虽悟道弟子如麻似粟,而付法传衣,必待其人。可见三十三代祖师,皆于灵山会上一时印定矣。

授阿难,为二祖 阿难尊者多闻第一,持佛法藏。乃迦叶以别传之旨授之,盖以二门不相离也。

次第承,皆可数 载在《付法藏因缘传》,兹不具述。

第十二,号马鸣 应佛悬记,于六百年时,生于中印度。摧伏外道,兴隆正法。继富那夜奢尊者之后,而绍祖位。若克其本,大光明佛。若校其因,八地菩萨。

造《起信》,大乘兴 马鸣大士宗百部大乘经,造《起信论》,以一心二门总括佛教大纲。学者能以此论为宗,教、律、禅、净,莫不贯通,转小成大,破邪显正,允为如来真子矣。

十四祖,名龙树 唐译《楞伽经》,如来悬记云:“未来世当有,持于我法者,南天竺国中,大名德比丘,厥号为龙树。能破有无宗,世间中显我,无上大乘法。得初欢喜地,往生安乐国。”魏译《楞伽》亦同此文。龙树菩萨证得初地,传佛心宗。又生安乐国,承事阿弥陀佛。禅宗后学可不以此为法乎?

入龙宫,《华严》遇 《华严经》亦名《大不思议经》。尊者入龙宫,见有三本,上本有十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偈,一四天下微尘数品;中本有四十九万八千八百偈,一千二百品。此二本皆非阎浮提人心力能持,乃诵下本十万偈,四十八品而出。

传世间,法雨澍 返至人间,写成梵筴。五天竺国,方知有《华严经》出现于世,僧俗二众奉为至宝。

造诸论,施甘露 龙树菩萨造《大不思议论》十万偈,释《华严经》。今所传《十住毗婆沙论》,即是彼《论》释十地中初之二地。又造《无畏论》,十万偈,《中论》出其中。又造《释摩诃衍论》,阐扬马鸣菩萨《起信论》,云:“该摄百洛叉契经奥义。”勉后学研究也。

廿八祖,达摩尊,来东土,示性真 菩提达摩尊者,南天竺国香至王第三子也。姓刹帝利,得法于般若多罗尊者。承师遗命,泛海达广州,在梁普通元年。刺史表闻于朝,武帝迎至金陵。帝问曰:“朕造寺、写经、度僧,不可胜纪,有何功德?”答曰:“并无功德。此但人天小果,有漏之因,如影随形,虽有非实。”帝曰:“如何是真功德?”答曰:“净智妙圆,体自空寂。如是功德,不以世求。”帝又问:“如何是圣谛第一义?”答曰:“廓然无圣。”帝曰:“对朕者谁?”答曰:“不识。”帝不悟。祖知机不契,遂渡江,届洛阳,止于嵩山少林寺。面壁而坐,人莫能测。后世称为东土初祖。

离文字.要亲证 达摩尊者见东土有大乘气象,应时而来,专接利根上智,令脱名言习气,识自本心,见自本性,直下与诸佛无异。此是顿超之法,非小机所能领会也。

有慧可.得心印 二祖慧可,原名神光,武牢姬氏子。少通世典,长习竺坟。出家后,善大小乘。定中见神人指示南询,得参初祖于少林。勤恳备至,莫闻诲励。冬夜侍立,积雪过膝。继而断臂求法,祖始易其名曰“慧可”。问曰:“我心未宁,乞师与安。”祖曰:“将心来.与汝安。”可良久曰:“觅心了不可得。”祖曰:“我与汝安心竟。”后付袈裟,以表传法。即说偈曰:“吾本来兹土,传法救迷情。一花开五叶,结果自然成。”又曰:“有《楞伽经》四卷,亦用付汝,即是如来心地要门,令诸众生开示悟入。”

不立文字,是一种方便。若执为定法,则自误误人矣。当知摩诃迦叶承佛付嘱,为第一祖,至佛灭后,即以结集法藏为当务之急。及其传心,不传之他人,而传之多闻总持之阿难。后来世世相承,莫不造论释经,宗说兼畅。达摩西来,得其传者为精通内典之慧可。倘慧可未通教义,岂能识达摩之高深哉?及至六祖始示现不识文字之相,以显无上道妙,要在离言亲证,非文字所能及也。后人不达此意,辄以不识字比于六祖,何其谬哉!不观夫达摩只履西归乎?魏主闻而启棺,仅只履存焉。其表法之意,殆以宗教两门传于东土者,只一门耳。否则宋云所见之相,岂无所表而然哉?当时宋云问达摩何处去?答曰:“西天去。”志公已说达摩是观音化身,所云西天去者,即阿弥陀佛极乐世界也。观其付法之后,并付《楞伽》,其方便善巧,岂凡情所能测耶?

传僧璨,为三祖 二祖在北齐时,有一居士年逾四十,不言姓氏,来问祖曰:“弟子身缠风恙,请和尚忏罪。”祖曰:“将罪来与汝忏。”士良久曰:“觅罪了不可得。”祖曰:“与汝忏罪竞。宜依佛法僧住。”祖知是法器,即为剃发受具,命名僧璨。疾亦渐愈,执侍二载,付以衣法。

《信心铭》,超今古 后住舒州皖公山,往来于太湖县司空山。作《信心铭》六百言,流传于世。

第四祖,名道信,知无缚,解脱竟 道信为沙弥时,谒三祖曰:“愿和尚慈悲,乞与解脱法门。”祖曰:“谁缚汝?”曰:“无人缚。”祖曰:“何更求解脱乎?”信于言下大悟,服劳九载。祖试以玄微,知其缘熟,乃付衣法。信,蕲州人,姓司马氏,后住蕲春破头山。

五祖忍 祖名弘忍,黄梅人也。前生为破头山裁松道者,请于四祖曰:“法道可得闻乎?”祖曰:“汝已老,脱有闻,其能广化耶?倘若再来,吾尚可迟汝。”乃去,至水边,乞浣衣女子寄宿。女归而孕。父母大恶,逐之。后生一子,弃港中。明日见其溯流而上,气体鲜明。惊异,育之。童时遇四祖。祖问曰:“子何姓?”答曰:“姓即有,不是常姓。”祖曰:“是何姓?”答曰:“是佛性。”祖曰:“汝无姓耶?”答曰:“性空,故无。”祖默识其法器,即令出家。付以衣法。

居黄梅,东山上,道场恢 继四祖住破头山,后迁黄梅东山,宗风大振。

第六祖,名慧能 姓卢,岭南新州人。家贫,鬻薪供母。闻人诵《金刚经》,问所由来,遂往黄梅参五祖。祖验知根性太利,令入碓坊舂米。人称卢行者。经于八月,祖敕会下各述一偈,以表心得。上座神秀题壁曰: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”卢行者闻之,亦作一偈,请张别驾书于秀偈之侧。偈曰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”

传衣钵 祖潜诣碓坊,示以密机,卢即三鼓入室。祖付嘱心传,并授袈裟。卢问:“法则既受,衣付何人?”祖曰:“昔达摩初至,人未之信,故传衣以明得法。今信心已熟,衣乃争端,止于汝身,不复传也。”是夜南迈,众莫之知。

道大行 六祖既至岭南,隐于四会猎人队中,经十五载。一日至广州法性寺,夜间风扬刹幡,二僧对辩。一曰“幡动”,一曰“风动”。祖曰:“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,仁者心动。”一众竦然。乃集诸名德为祖剃发,授满分戒。升座说法,闻者倾心。别传之道,由此大行。

六祖下,二禅师 得法弟子,见于记载者,四十三人。其中最显著者,有二大德。

南岳让 怀让禅师,金州杜氏子。由嵩山往曹溪礼六祖。祖曰:“何处来?”曰:“嵩山。”祖曰:“什么物恁么来?”曰:“说似一物即不中。”祖曰:“还可修证否?”曰:“修证既不无,污染既不得。”祖曰:“只此不污染,诸佛之护念。汝既如是,吾亦如是。”后往衡岳居般若寺。

青原思 行思禅师参六祖,问曰:“当何所务,即不落阶级?”祖曰:“汝曾作什么来?”曰:“圣谛亦不为。”祖曰:“落何阶级?”曰:“圣谛尚不为,何阶级之有。”祖深器之,后住吉州青原山静居寺。

南岳下,一马驹,踏杀人,遍寰区 道一禅师,汉州什邡县人。姓马氏,故俗称马祖。习定于衡岳,遇让和尚,发明大事。先是六祖谓让曰:“西天般若多罗谶汝足下出一马驹,踏杀天下人。”马祖应谶而出,住洪州开元寺,得法弟子八十余人,分化十方。水潦和尚初参马祖,问:“如何是西来的的意?”祖曰:“礼拜著。”师才礼拜,祖乃当胸踏倒。师大悟,起来拊掌呵呵大笑曰:“也大奇!也大奇!百千三昧,无量妙义,只向一毫头上,识得根源去。”

青原下,一石头。石头路,滑似油 南岳石头希迁禅师,端州陈氏子。在曹溪剃染,得法于青原。衡山有石,状如台,乃结庵其上,时号石头和尚。著《参同契》二百余言行世。邓隐峰辞马祖,祖曰:“什么处去?”曰:“石头去。”祖曰:“石头路滑。”曰:“竿木随身,逢场作戏。”便去。才到石头,即绕禅床一匝,振锡一声,问:“是何宗旨?”石头曰:“苍天,苍天。”峰无语,却回。举似祖。祖曰:“汝更去问,待他有答,汝便嘘两声。”峰又去,依前问。石头乃嘘两声。峰又无语。回举似祖,祖曰:“向汝道石头路滑。”

分五家,派各别 僧问天隐修禅师,“如何是临济宗?”师曰:“怒雷掩耳。”“如何是沩仰宗?”师曰:“光含秋月。”“如何是曹洞宗?”师曰:“万派朝源。”“如何是云门宗?”师曰:“乾坤坐断。”“如何是法眼宗?”师曰:“千山独露。”

临济宗 马祖传百丈,百丈传黄檗,黄檗传临济义玄禅师,住镇州滹沱河侧,是谓临济宗。

行棒喝 临济问黄檗:“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?”檗便打。如是三问,三度被打。后参大愚,得悟黄檗宗旨。却回黄檗,机锋迅捷。檗便打,师便喝。以后接人,棒喝交驰。师云:“有时一喝如金刚王宝剑,有时一喝如踞地狮子,有时一喝如探竿影草,有时一喝不作一喝用。”世人称为“临济四喝”。

玄要分 师云:“大凡演唱宗乘,一句中须具三玄门,一玄门须具三要。有权有实,有照有用。汝等诸人作么生会?”

宾主别 四宾主者,宾看主,主看宾,主看主,宾看宾。皆是辨魔拣异,知其邪正。

人与境,夺不夺 师曰:“我有时夺人不夺境,有时夺境不夺人,有时人境俱夺,有时人境俱不夺。”后学称为“四料拣”。

沩仰宗 百丈传灵祐禅师,住潭州沩山。沩山传慧寂禅师,住袁州仰山,是谓沩仰宗。

示圆相,暗机投,义海畅 仰山于耽源处受九十七种圆相,后于沩山处因相顿悟,乃云:“我于耽源处得体,沩山处得用。”宾主酬答,或画牛相,或画佛相,或画人相,或画卍相。有暗机,有义海,种种变现,人莫能测。

曹洞宗 石头传药山,药山传云岩,云岩传良价禅师,住瑞州洞山。洞山传本寂禅师,住抚州曹山。是谓曹洞宗。

传宝镜 云岩晟禅师以宝镜三昧授洞山,洞山付曹山,皆是悟道后,以此证心。秘密相传,不令人知。被人盗听,方行于世。

定君臣,行正令 洞山立五位君臣以为宗要,并作《五颂》申其大旨。

云门宗 石头传天皇,天皇传龙潭,龙潭传德山,德山传雪峰,雪峰传文偃禅师,住韶州云门。是谓云门宗。

顾鉴咦 师逢僧必特顾之,曰“鉴”。僧拟议,则曰“咦”。门人录为《顾鉴咦》。

一字关.透者希 师因学人来问,每以一字答之。时人谓之“一字关”。罕有知其旨趣者。

法眼宗 雪峰传玄沙,玄沙传罗汉,罗汉传文益禅师,住金陵清凉院。是谓法眼宗。

明六相 《华严》初地中六相义,师尝举示学人,谓真如一心为总相,出生诸缘为别相,法法皆齐为同相,随相不等为异相,建立境界为成相,不动自位为坏相。

禅与教,无两样 并说三界唯心,万法唯识,以融宗教。《山堂赞》曰:“重重华藏交参,一一网珠圆莹。风柯月渚,显露真心,烟霭云林,宣明妙法。”云云。

佛学之高,莫如禅宗。佛学之广,莫如净土。禅宗拣根器,净土则普摄。今时尚禅宗者轻视净土,岂知马鸣、龙树现身说法,早已双轮齐运矣。盖禅宗所最难处,在不受后有一著。倘死生不能自由,则隔阴之迷决不能免。就生平所见所闻.确有证据从僧中来者,历历可数。上焉者,定境时时现前,眼中静夜发光,读书过目不忘,作文倚马可待,而劝其学佛,决不肯从。此何故也?盖前生参禅有得,一味扫除佛见法见,扫得净尽,自以为超佛越祖矣。仅转一世,已至于此。再转几世,何堪设想。下焉者,当用功时,强制妄念,遏捺其心。如石压草,根芽潜萌。及至来世,杂染习气一时顿发。贪财好色之心,倚修行势力,过人百倍。庸福享尽,死入三涂。岂修因时所逆料哉?亦有不受人身而生天道者,美则美矣,其如报尽何?是等皆由未谙教义发长劫修行之愿,欲以一生了事。自谓舍报之后,常住涅槃。而不知刹那之间,已受后有矣。然则如之何而可也?是在随根授法耳。利根上智,方可学教外别传之法。至彻悟心源后.仍须看教念佛,期生净土,以免退堕。追随永明、楚石诸公,岂不伟欤!中下之机,惟应依教勤修,不可妄希顿悟。法不投机,徒劳无益。欲习禅定,有天台止观可学。次第禅,圆顿禅,行之均能获益。究极而言,必以净土为归。所谓百川异流,同会于海也。

发表于 2014-3-19 09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礼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
顶礼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
顶礼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布施网 ( 渝ICP备16011535号 )

GMT+8, 2020-7-8 09:49 , Processed in 0.151688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布施网法律顾问:周治均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号:19020511008028

© 2001-2012 布施网

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140号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