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国伽蓝阁
布施网在线供佛布施网慈善点击“护国·报恩”甚深般若奥运报数系统布施网简体大藏经阅读
仁王护国网上坛城护国伽蓝阁在线祭祀如何使用般若奥运报数系统? 
查看: 486|回复: 2

誦法華談體會17 [复制链接]

Rank: 2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7-1 19:37
  • 签到天数: 7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发表于 2013-10-23 19:30:31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爾時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,及諸天龍鬼神等咸作此念,是佛光明神通之相,今當問誰?

    如此六瑞之相,不但彌勒菩薩從未見過,參加此會的四眾及天龍鬼神等也起了懷疑。這裏提到的鬼神,絕非餓鬼道、地獄道、苗稼草木之神,而是大權示現其中的大菩薩。今佛所現的神通光明之相太殊勝了,佛在四十年說法時,時時會會現光瑞,有從頭肉髻放光、有從手足放光、有從前胸放光,但從白毫放光實屬希有,不但如此,還光照東方萬八千佛國土,將諸佛國土的情形顯現無疑,能見能聞,四眾等對此瑞相感到真是不可思議,所以與彌勒菩薩一樣不知其義。
    其實彌勒是後補佛,其修遠在世尊之先,也曾供養過無數諸佛,他並非真的不知佛陀現瑞相之因緣,他是以慈心替眾請法,他深知海會大眾疑心難解,方現懷疑之相,而諮詢文殊師利菩薩。
    為何後補佛向文殊請問呢?聖人說法必當機,不當機說亦白說,況且聖人言、言必有據,無問不說。另外法門有權實之別,彌勒為補處屬權,文殊乃古佛屬實,權問實答合情合理,又彌勒為近劫、文殊乃久劫,近問久答與法相應,彌勒名慈氏,慈心為眾生應發問,文殊名法王子,妙德,理應作答。
    此句經文是海會大眾心中疑慮,並未表白,實際是譯經者鳩摩羅什的巧筆,將彌勒自疑,海眾他疑當時之情形,描寫的巧妙之極,可謂天衣無縫。

    爾時,彌勒菩薩欲自決疑,又觀四眾比丘、比丘尼、優婆塞、優婆夷,及諸天龍鬼神等眾會之心,而問文殊師利言:“以何因緣而有此瑞神通之相,放大光明,照於東方萬八千土,悉見彼佛,國界莊嚴?

    此段經文“疑”字很重,只因有疑、才有信悟,正如禪宗語“小疑小悟,大疑大悟,不疑不悟。”當時彌勒欲自決疑和消眾疑,欲請大智文殊答之,理所當然況彌勒修惟識的,智可入實相理,非識可知。彌勒問、文殊答,在理也。接著彌勒向文殊請法,以偈相問。偈是經典中常見的,多在長行之後,以少言攝多義,使人誦持。偈有四義:
    一、隨國土故,有散華之說;
    二、隨樂欲不同,有樂散華、有樂章句者;
    三、隨生解不同;
    四、隨根利鈍故。利者一聞即解,鈍者再
    說、多說方解。表佛殷勤慈誨。又為聽者後至不知前說,而以偈總結前說,使後至者亦明前說。

    於是彌勒菩薩欲重宣此義,以偈問曰:
    文殊師利,導師何故,眉間白毫,大光普照。
    雨曼陀羅,曼殊沙華,旃檀香風,悅可眾心。
    以是因緣,地皆嚴淨,而此世界,六種震動。
    時四部眾,咸皆歡喜,身意快然,得未曾有。

    此偈沒說佛說無量義法,也未陳述佛入三昧定。為什麼?不是漏下而是縮減。因為佛說法是慧性,是根本智。入定是天心,本來是如如不動、隨緣不變,不變隨緣。不變就是天心,是本覺本體。由天心之定和本覺之慧顯在相上,才能動地放光。定慧是本,動地放光是末,舉末即能知本。猶如我們觀察一個人,很難看到他的心理活動,但從他的所言所行,就知他的為人和各方面的素質。所以此處未提動地放光乃縮未縮也。舉放光動地之末相,則知說法入定之本體,若無定慧之本,怎麼能顯現放光動地末相之變呢?
    此偈有六十二行,前五十四行頌前疑之問,後八行是請文殊作答。解疑又分兩部分,前四行問此土,後五十行問他土。
    此四句偈是問佛陀放光現瑞及海會眾的感受。其義為:文殊師利菩薩啊,我和大眾心中有難解疑團,請您作解以釋疑:就是導師佛陀為何眉間白毫放大光明,普照東方萬八千土,並能看到、聽到諸佛國土佛講法和眾生的一切活動呢?導師是引導人天眾生從苦中走出,而趨幸福安樂之地,由黑暗之路引導到光明之路,回老家去——極樂世界,見慈父阿彌陀佛,此佛有四十八願,召我們去他淨土。當佛放白毫光時,天上降下白色及紅色大小不等的曼陀羅及曼殊沙華,此花人看到或嗅到香氣,心情暢悅、柔軟,又名天妙花。(印度有此花但很少見,用花葉伴煙草中吸,能止咳)天降此花後,眾人身心柔軟,並嗅到旃檀香味,此即檀木香,南印度山中盛產,可分紅、白、紫,白檀稀少,可入藥治熱病,赤檀解毒消腫,檀香味濃而醒腦,天花落地,使大地莊嚴而清淨,所以眾生皆歡喜滿足。此世界又出現六種震動,四眾都因看到此瑞相身心暢快喜悅。佛至此四十年說法,也現瑞放光,但從來沒有如此殊勝的。此處四眾,不要理解為出家二眾和在家二眾,此處四眾是:
    一、發起眾,舍利弗三請,請佛說此一乘法華經。
    二、當機眾,有緣在座海眾及二千年後能聞此經者。
    三、影響眾,如觀音、文殊等來自他方佛國,助佛弘化莊嚴法座。佛菩薩時時在世間,怎奈世間人業重迷深而不識。
    四、結緣眾,薄福障重的眾生也參加法華會了,但不能證悟,可藉此因緣作未來得道之因緣。為什麼成佛的法華而有此較大的差別呢?根性不同、機緣不同、來處不同、修持不同、業緣不同、信受不同,遇緣不同。
    當今末法時期的眾生,善根淺、業障重、迷惑深,聽騙不聽勸,信人不信法,信神通不信自心,仙神與佛混淆。儘管如此今日聞到法華經,也同樣屬於結緣眾,此經一歷耳根、萬劫不覆,受益還是很大的,待機而成就……
    以下五十行是彌勒菩薩向文殊菩薩問他土。

    眉間光明,照於東方,萬八千土,皆如金色,
    從阿鼻獄,上至有頂,諸世界中,六道眾生,
    生死所趣,善惡業緣,受報好醜,於此悉見。

    佛陀兩眉間白毫光表中道,此光照東方萬八千國土,乃至整個虛空都被毫光所照成為金色,非土是金色,因佛光而變為金色。此光對整個宇宙全能遍照,不受空間、時間的限制。下至阿鼻地獄(無間地獄)上至欲界、色界乃至無色界之非想非非想天(三界中最高)都被此光所照。在萬八千諸世界中,眾生在六道輪迴中生死、死生輾轉難出,都在毫光中清晰可見。為什麼會有生死呢?有所趣之。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,精神與身體的五陰,則造“善惡業緣”是趣因,“好醜”是趣果,三善道從比較而言為好,三惡道為醜。善惡在一念心,一念心生十法界、與外境無關,全由自己掌握、安排自己的命運與歸宿。人身難得,壽命稍縱即逝,若不抓緊修五戒十善必得醜報。智者依純印老人:“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遠離名利,一心念佛”,當生一定能成就。
    “受報好醜於此悉見”這是就因與果而講的。樺甸的陳某從五歲殺蛇,以後將水桶粗的大蛇殺死後,引來蛇王投胎,生的兒子多次欲害其母,幸虧陳某入佛門,免遭一死……這樣的胎兒都是未生前就結怨。家庭的親眷、子女都是報恩、報怨、討債、還債四種緣組成的,報恩還債的少,報怨討債的多,無論是善業或惡業因果不虛,旋出旋入永無了期,只有修淨業,一心念佛、隨緣作善,求生淨土,才是上上的選擇。這一切業緣果報,皆在白毫光中悉見。
    有一個公案,蘇東坡與佛印禪師經常在一起參禪論道,一天偶有所感寫了一偈:“稽首天中天,毫光照大千,八風(稱譏毀譽,利衰苦樂,此四順四違能動物情與心念)吹不動,端坐紫金蓮。”他令侍者送給佛印禪師,禪師看後在紙上寫了“放屁”二字,東坡看後大怒,即刻過江找禪師論理,只見廟門新貼一副對聯:“八風吹不動,一屁過江來。”東坡一時省悟,方感自愧不如,嘆服不已。可見眾生業習難化,業緣難消哇!起心動念無不是業、無不是罪,剛強難化呀!

    又睹諸佛,聖主師子,演說經典,微妙第一。
    其聲清淨,出柔軟音,教諸菩薩,無數億萬。
    梵音深妙,令人樂聞,各於世界,講說正法。
    種種因緣,以無量喻,照明佛法,開悟眾生。

    此偈廣說彼土諸佛說法之相,菩薩、聲聞、緣覺皆為出六道之聖人,佛是菩薩、阿羅漢之聖人之主,其為伴,故稱聖主。師子,乃獅子也。是獸中最勇猛無畏者,喻佛能斷眾生一切無明、疑惑,使之了斷生死,由凡入聖。亦喻佛能摧伏魔軍。魔有煩惱魔、五陰魔(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)天魔、死魔。佛能使眾生擺脫四魔之擾,道證涅槃,引歸無極“○”本源。古德云:“師子吼、無畏說,百獸聞之皆膽裂。”佛說法時必具因緣,即以佛之大悲心為因,以眾生求解脫之欲為緣。一音說法,聞者稱機圓應。另一解佛為初教大士,演說華嚴即如此土日出先照高山,諸大菩薩聞之受益,稱“微妙第一”。第一者,無能超之義。佛之音聲清亮無比,猶珍珠落玉盤相似,可謂玉轉璣旋,籠罩群說,為“其聲清淨”。言語不激不亢,以一音聲,有情隨類而解曰柔軟。此法教大根性、大機緣的菩薩,受化者廣曰“無數億萬。”說法時清淨,有權有實、各得其解,眾善歸一曰“梵音深妙。”佛說法令一切眾生歡喜信受,聞法者不厭其言曰“令人樂聞。”萬八千世界諸佛各有轄區,有的佛管轄一個大千世界,有的管轄幾個大千世界不等,各控一方故云“各於世界。”其所說法、千佛一語,無二無別、佛佛道同,無不講實相印、心印、純印,此為“講說正法”。視眾生的不同因緣,用無量的比喻,以至小而引大,棄羊車就牛車,由淺入深,無非發揮佛法妙道,以方便開悟眾生,令其解入也。
    “照明佛法”者,喻佛法實乃修心之法,心佛眾生本無差別,猶如寶在暗室,無燈不見,藉燈照明方見,人人具有大智、佛性,佛不說法眾生迷昧不知,心賴如來開示,眾生方悟。“開悟眾生”,始見佛性,入如來慧。此即入佛室、穿佛衣、坐佛座。發菩提心、慈悲心為入佛室。柔和、忍辱、寬容心為穿佛衣。明諸法空相“心印、純印”之義,中道之理者為坐佛座。因心印、純印是諸佛之母故。
    以下三行問他土四眾得道,明苦集滅道三藏教也。

    若人遭苦,厭老病死,為說涅槃,盡諸苦際。
    若人有福,曾供養佛,志求勝法,為說緣覺。
    若有佛子,修種種行,求無上慧,為說淨道。

    此三行偈,述彼土諸佛教化眾生,從聲聞、緣覺、菩薩三乘法,印證佛佛道同,世尊在此土亦然。
    “若人遭苦”一行,講聲聞乘,苦、集、滅、道四諦。苦從何來?由集而生。苦為果,集為因。集造作凝結之義。凡夫生在苦中而不覺,反以苦為樂。純印老人言:“窮也苦、富也苦,生在世間就是苦。”苦的源頭是無明煩惱。無明是暗蔽,心不開、意不解,被習性遮蔽了真實本有的智慧,以世法在貪嗔癡慢疑中造作惡業,愈造愈深,最終失人身,墮地獄不能自拔。若人在世間知苦而修善業,臨終一念善心,可生三善道,善盡福了還要墮落、苦乃隨身,苦還是擺脫不了。以上二者是不信佛之人的因果。入佛門不知佛法之根本,相修、相求、攀經典之法、跑寺廟、做法會……,以此忙忙碌碌為修行,可稱是佛門外道。煩惱未減少,習性未消除,同樣是愚癡報,更何況信鬼、神、仙呢?將佛當作仙神供養,求取五欲(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)之樂,煩惱不能消,苦亦不能盡。苦與樂都是煩惱,欲消除首先應明瞭佛本自心做,法為自身行,只要隨緣作善、一心念佛,心則淨、業漸消,智漸增、理漸解,佛漸近。純印老人言:“世間本來無煩惱,煩惱全是自己找,凡事不走心就沒有煩惱。”此即心開意解之法。淨心生般若智,淨心生淨土。她老人家為我們指出修心之法:“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遠離名利,一心念佛。”此即三無漏學,有此功德怎能不成就呢?學佛人知有病苦、亦是了苦,知前世所造之業,而召來的果報,絕不怨天尤人,勇於承受。而世人有病苦,亦加劇造苦。
    當今競爭激烈,無能力參與者,則以小聰明,在網上或在日常生活中,造假、拐騙,甚至去偷、去搶,所造業不沒、終有受報時,淪為三途永無出期。競爭只能加劇造業,能否獲益?不能!財富有數的,如是因如是果絲毫不爽。
    苦,佛歸結為八苦: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愛別離、怨憎會、求不得、五陰熾盛苦。在三界中還有苦苦、壞苦、行苦。欲界三苦具足,色界無苦苦,有壞苦、行苦。無色界只有行苦。苦苦,凡有貪色欲、食欲者,所作所為都是苦中之苦;壞苦,歡樂暫短,失去時五衰現前為壞苦。人世間福報盡,名利失為壞苦。五衰者,天人將死時現五種衰相:衣裳垢膩;頭上花萎;身體臭穢、失去威光;腋下汗出;不樂本座。
    “厭老病死,為說涅槃,盡諸苦際。”此三句可作一次解。善根利智之人,深感娑婆之苦,討厭、不願意再生老病死了。純印老人稱死為“換衣服,一件不如一件,一件比一件髒,一件比一件破。”真認識有身皆苦、無身自在,機緣又成熟了,感佛為說不生不滅之涅槃法--苦集滅道,苦集是世法,滅道是出世法,依此而修而證可出三界,證有餘涅槃、得阿羅漢果,永脫輪迴之苦。
    苦含因果,苦是果報、集是苦因,由少至多、由小至大,集攢之義,稱苦集諦。“厭老病死”是知苦,知苦不再造苦因——善、惡的外相法,則應斷集。
    滅道,滅是不生不滅即涅槃,它是果;道即法,依佛教誡去修持,則能盡諸苦際。滅道是出世法。此四句可解釋為:“若人遭苦”,苦含因果,即苦集二諦。“厭老病死”即道諦,欲不輪迴就要修道。“為說涅槃,盡諸苦際,”即滅諦,不生不滅義。
    “若人有福,曾供養佛,志求勝法,為說緣覺。”
    此四句是與會大眾在世尊白毫光中,照見彼土諸佛教化緣覺情形。福從哪來?布施少者福報小,布施多者福報大。聲聞與緣覺對佛的供養很大,故言有福。今世之果亦是前世供佛之因。
    “志求勝法”者,即深緣起勝妙之理,亦十二因緣:無明、行、識、名色、六入、觸、受、愛、取、有、生、老(病)、死。此即彼土諸佛為獨覺菩薩說緣覺法。聲聞三生種福,辟支佛(緣覺、獨覺)百劫種福,雖然都屬二乘人但差距很大。
    “若有佛子,修種種行,求無上慧,為說淨道。”
    此為彼土諸佛為菩薩施教。菩薩是覺悟的有情眾生,是佛譬喻羊車、鹿車、牛車等三車中的牛車--大乘法也。菩薩具足大慈大悲心度眾生,為度眾生做不請之友。隱身示法、說法,紹隆佛種。視佛為父故稱佛子。菩薩“修種種行”是志求,能轉八識成四智(八識: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、末那識、阿賴耶識),前五識轉成所作智;意識轉妙觀察智;末那識轉平等性智;阿賴耶識轉大圓鏡智、又名一切種智,境緣無邊,可照法界之事理。主修六度法門(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般若。)可去掉六蔽,即蔽覆心不淨的六方面:
    一、慳貪,有此心則不會布施,慳是吝嗇、小氣,財物捨不得外給;貪是別人的財物還想得到,蔽覆布施不生。
    二、破戒,不能持戒,蔽覆戒行不生。
    三、嗔恚,蔽覆忍辱不生。
    四、憐念、怠惰,蔽覆精進不生。
    五、散亂,蔽覆禪定不生。
    六、愚癡,蔽覆般若智慧不生。
    故言菩薩“求無上慧”,此是大機、大因,而求大果之覺有情眾生,故佛“為說淨道。”三輪體空、不住於相、“應無所住而生其心”為淨道,即三無漏學,六度法門也。

    文殊師利,我住於此,見聞若斯,及千億事,
    如是眾多,今當略說。

    此一行半,是彌勒菩薩總結前面所疑之問,而發起後面的諸多疑問。大智文殊師利菩薩呀!我在娑婆世界,眼所見、耳所聞彼諸佛土、佛境界和佛音聲就是這樣,還有很多很多事需要請教,如今所問只是簡略而說。“今當略說”者,指後面相續而說,故云今當略說。此一行半是開前顯後之義。
    下面發起之問,有三十一行半問他土菩薩種種修行,其中第一行為總問,次十五行是次第問,最後十五行半屬雜問。總問為:

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7-4-24 16:25:24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随喜赞叹

    南无妙法莲华经

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7-6-30 16:47:48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随喜赞叹

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手机版|布施网 ( 渝ICP备16011535号  点击这里给客服发电邮

    GMT+8, 2018-1-23 03:40 , Processed in 0.227461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    布施网法律顾问:周治均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执业证号:19020511008028

    © 2001-2012 布施网

   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140号

    回顶部